歲月是把殺豬刀

本周大事連連,從“特金會” ,到“賭王”何鴻燊榮休,到2018年世界盃開鑼,再到“616”遊行,由世界到本地,由政治、經濟,到體育、交通,實在精彩得令人目不暇及。但為何,我總感到時間匆匆?

說起世界盃,我覺得那是現代社會一個提醒時光飛逝的重要形式,每逢這四年一度的盛事臨近,友儕間就開始回顧起過去幾屆的精彩片段、經典場面和英雄人物,說着說着,你們就開始爭拗起說的到底發生在哪一屆。你以為發生在四年前,原來那是八年前那一屆,他以為是八年前的,卻原來已經是1998的事了。1998年出生的嬰兒,如今已二十歲,當中或許已有人出現在世界盃的大國腳名單上吧。

二十年對一個剛誕生的生命來說是相當重要的時光,但對於年紀較長的人,也許,這二十年只是匆匆地走走過場而已。

我覺得時間是個騙子。在生命最初的時候,牠會用五花八門的體驗來欺騙你,令你覺得時間過得很慢。你是白紙一張,發生的一切都是新鮮的,你也有好多事情和感情要體驗、要學習,再加上有不少事要等到年長一點、等到十八歲才可以做,忙不迭的體驗、學習與期盼,令時間變得長了,以致當一個老者回憶人生時,那十多二十年的光陰,佔據了回憶容量的一半。

我覺得時間是個騙子

當你脫離年輕人行列,年紀漸長,而你學習到的知識已足以自立,生命歷程中除了結婚生子這較為模糊的界線外,並沒有小時候那種由小學到初中,由初中到高中,再由高中到大學的階段性經歷,成長後的人生都是社會階段,於是乎一下子,你覺得時光匆匆易逝,就像今年,不知不覺已過了一半,你我都被歲月這把殺豬刀宰了個措手不及。尤其當你發覺錯過一些事情和機遇時,你多想回到從前追回失去的光陰啊。

我們覺得時間過得奇快,或許有幾個原因。一來,生活過得相當忙碌,平日上班的時間已比求學的時間為多,你既要處理工作,又要應對公司內部和外部的人際關係,遇到委屈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不能像小時候有父母依靠、有老師來主持公道,也沒有過一年就變個環境的說法,這些都夠你心力交瘁了,回到家還要照顧家庭──儘管家庭是一個令人開心的地方,一個心靈的避風港,但這個避風港,你仍得花費大量心神去維持;二來,我們大多數人學習新事物的心都淡了,以為自己已經懂得很多,又或者認為某些事物既然在你成長過程中引不起注意,今後也應該不會再起作用吧?思維形成定勢,白紙縱有空間,你也會自行將之撕掉,留下已經填滿的一切。於是乎,你待在舒適區裡,遇到的一切都是已經經歷過的,也許不少人正應了“三十歲已經死亡”的說法,我們都在延挨時日。

你待在舒適區裡,遇到的一切都是已經經歷過的,也許不少人正應了“三十歲已經死亡”的說法,我們都在延挨時日。

那麼,有甚麼方式可以令時光不要走得太快呢?也許,就是不忘初心吧!這裡的“初心”,是赤子之心,仍然將自己看成一張白紙(當然不能“表現”得像一張白紙,否則只會被人“蝦到上心口”)。無論多麼老大,我們都應該像小孩子一樣去接受和學習新鮮事物,不要讓過去發生過的事情影響行動,也不要被所謂的“成就”成為眼睛的孽障;我們也應該像小孩子一樣,感激遇見的一切,敞開懷抱,接受不同的人和事。同時,我們也應該多一點到戶外、到山野,像小時候一樣,不甘屈身於小小的房間裡。總之,我們仍然要盡可能地“經歷”。

無論多麼老大,我們都應該像小孩子一樣去接受和學習新鮮事物,不要讓過去發生過的事情影響行動,也不要被所謂的“成就”成為眼睛的孽障。

當然,要做到這一切又談何容易呢?但也許,多做一點,或多或少會有助“延緩衰老”吧!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