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有松鼠

澳門有松山,於是在松山上發現松鼠蹤影,似乎也不是意外的事情。然而松山原本沒有松,名字好像也叫做琴山,植松是以後的事,松鼠估計也是後來才遷入的吧!幾隻頑皮的松鼠偷渡而來,“行街紙”都唔使攞,從此落地生根。

澳門有松山,於是在松山上發現松鼠蹤影,似乎也不是意外的事情。

澳門的松鼠應為赤腹松鼠,不算罕有物種,資料顯示,在中國東南部、東北印度、馬來半島及中南半島廣泛分佈。在網上較難找到有關松鼠的澳門官方描述,也許有印刷品作過介紹吧。澳門松鼠幾乎是全境分佈,在半島各個“原地貌綠化帶”如松山、螺絲山、白鴿巢及海角遊雲等都能見其蹤影,而氹仔大小潭山及路環諸山也輕易可見。我曾經在疊石塘山見過一隻堪比貓大的松鼠,初見時高興,轉念就憂心,只因不知又有多少鳥蛋遭殃了。

澳門的松鼠應為赤腹松鼠,不算罕有物種。
你睇我唔到你睇我唔到(攝於海角遊雲)

松鼠愛吃松果之類,但也愛掏鳥窩,尤其是愛吃白頭翁的蛋,導致白頭翁偏好選擇街道綠樹來築巢,太近人類,最終也可能導致慘痛的結果。多年前,不知是松山還是盧九公園因松鼠為患,有居民在報上發表意見冀當局關注,後來是否有人跟進倒不知道,只找到一篇叫《松山又聞鷓鴣聲》的文章(2011年3月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作者余國雄,家住松山西麓,講述了目睹蒼鷹捕食松鼠的見聞,還提到上面那件松鼠為患的事,然後說:

“今天漫步松山步行徑,的確是少見松鼠在樹木叢中亂竄。不知是民政總署滅鼠有方,還是鼠類天敵老鷹又常常飛臨松山,覓鼠果腹?因果循環,松山又聞鷓鴣聲了!不僅鷓鴣聲聲動人心弦,連久違了的啄木鳥也在松山露面了。”

蒼鷹豈止會捉松鼠,各種小鳥也不放過呢!不過,據本人觀察,近年,澳門雀鳥的繁育情況確實理想,斑鳩及白頭翁隨處可見,估計也是因天敵減少之故吧(以往是否曾有人非法捕鳥或掏鳥蛋?),為何如此,不得而知。聽着吵耳的鳥叫,反而感到心裡的寧靜。

雖然松鼠會傷害我喜愛的雀鳥,但我也不忍心見其滅絕,生態平衡是最重要的,現在的情況算是理想。十多年前,澳門舉辦的第四屆東亞運動會,就是以松鼠“柏柏”作為吉祥物,至今我仍認為那是本地最成功的文創作品之一。現在有一個較為成功的外賣app,也是以松鼠為logo。可見,松鼠的形象在澳門還是吃得開的。

其實城市發展,松鼠也遇到了無數兇險,我曾在羅理基博士大馬路的松山隧道口,見到一隻松鼠在馬路上慌張亂闖,幸得車輛減慢車速,讓牠逃至草叢;另有一次就沒有happy ending了,在海角遊雲一帶,見到一隻肥大的松鼠倒斃路中,估計是不慎被車撞死。不忍其被其它車輛輾成杮餅,將之移至路邊草堆裡。

松鼠磨牙磨得不亦樂乎(攝於松山):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