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需要大賽車

一年一度的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轉眼已曲終人散。今年既有成名地三級方程式賽事的精彩,亦有格電車手不幸葬身賽道英雄塚的傷感,這屆賽事必然在車迷和市民心中留下烙印。

今年既有成名地三級方程式賽事的精彩,亦有格電車手不幸葬身賽道英雄塚的傷感,這屆賽事必然在車迷和市民心中留下烙印。(相片來源:Macau Grand Prix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

我對大賽車有情意結。小時候,提醒我是澳門人的元素主要有幾個,包括賭場、跑狗和大賽車等。賭場現在是天下無敵得使澳門人迷失了,而跑狗其實就是殺狗,自然不應再辦下去,只有賽車,仍然連繫着我的生命周期。

我還記得小時候在馬場木屋區海邊聽着漁翁街傳來賽車響徹天際的轟鳴想到無線電視播放我流連的街道的影像而大感自豪,仍然記得騙了一個阿姨以為可入場觀看其實只是透過帆布縫偷看賽事使盛妝打扮的她不是味兒的樣子,仍然記得大學時第一次在現場看賽車的興奮感受那嘉年華的氛圍……

後來做記者,採訪車手,報道賽事,原本對賽車不熟悉,慢慢產生了對觀看賽車的興趣。幾年前,我曾寫過:“大賽車不可以沒有澳門,澳門也不可以沒有大賽車。在澳門還是鄉村之時,全靠大賽車讓澳門響起一點像蚊蚋叫聲般的知名度,我小時候不知澳門有甚麼可令人自豪的地方,是每年一度無線電視犧牲原定節目也要轉播的大賽車,才讓我知道這條著名東望洋賽道的偉大,也加深了我對澳門的感情。沒有大賽車的澳門還是澳門嗎?沒有東望洋燈塔的澳門還是澳門嗎?”(《澳門流着大賽車的血http://ww999ww.blogspot.com/2012/11/blog-post_28.html》)

沒有大賽車的澳門還是澳門嗎?(相片來源:Macau Grand Prix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

我也曾經問過,為一班不相干的賽車手而封鎖漁翁街和友誼大馬路這些主幹道,犧牲居民生活利益,到底值不值得?以前有疑惑,但現在我的答案是肯定的,除了上面說到的有助提升澳門知名度外,大賽車亦增添了澳門的旅遊元素(只是澳門人沒好好利用這個元素,我見文創資助好像都沒相關項目)。還有,也許大家沒想過,只因大賽車的存在,確保了澳門有幾條馬路的狀況全年都十分優秀,不怕凹凸不平。

我更發現,其實澳門人好需要大賽車。唯獨大賽車,是整體澳門人都參與其中的活動,煙花匯演、除夕倒數、龍舟競渡,以及近年大熱的幻彩大巡遊都不能牽動所有澳門人的心,只有大賽車,因其耗時的賽道加固,加上封路和塞車的關係,使得每一個澳門人都牽涉其中,大家都知道賽車了,只有這件事,提醒大家:我是澳門人。儘管大家的心情可能會很負面,甚至經常咒罵,但不能否認,大家都共同“參與”大賽事了。

近年要求取消大賽車的呼聲少了,但仍有人因大賽車帶來幾天的交通擠塞而認為應該取消或將跑道搬去路環。(甚麼?)市民可以容忍那些繁忙時段停車路邊等人的自私精,也可以忍受掘路工程曠日持久而竟然沒人開工,卻不可以在大賽車期間早起半至一小時起床?

澳門已經好悶了,大賽車帶來的不便正好可刺激一下人們的神經。一年一度,我可以接受,這大概也是提醒自己時光正在流逝的好方法。

澳門已經好悶了,大賽車帶來的不便正好可刺激一下人們的神經。(相片來源:Macau Grand Prix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