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說去,其實我想說,愛情最後還需回到如巴爾扎克小說所描寫般的市儈,才得以開花結果。男的希望老婆在朋友堆中就算不漂亮,也要家庭富有或者受到友儕的歡迎;女的除了希望老公有可堪炫耀的錢財,或者名氣,或者權力,或者英俊,或者是公認的好老公(這也是足以炫耀的),最重要是可以滿足女人的虛榮——虛榮沒有,愛情就沒有了。

法國作家巴爾扎克

有時在談論這些問題的時候,我不知道為甚麼女人有時會不承認,其實這是人的本性,女人有虛榮感,那是因為本身的母性,希望子女可以有一個安全和優越的環境成長。女人否認虛榮感就像男人否認好色一樣讓人感到可笑。也許,我說錯了,那不叫虛榮感,那叫做“安全感”,“安全感”,是人類繁衍的關鍵。

我講那麼多,都係想講,愛情始終會淡,而記憶卻異常珍貴(正所謂“愛情太短而遺忘太長”),但人總要犯賤,煮到埋嚟唔一定會食。

以前我聽到朋友說要跟拍了很久拖的人分手,我就會勸其三思,因為與一個人一同成長一同經歷不是那麼容易的,要與其他人重新建立關係,重新找回記憶很難,要不然就與一個新的人去重覆舊的人走過的足跡。然而,與新的人最後感情也會轉淡的,既然舊的人愛你,還是不要離開吧!因為我知道記憶的破壞力。不過,人始終要經歷各個階段,如果認為要結束一段感情重新上路,我認為也無可厚非,但我希望那些人可以善待記憶,不要讓記憶就這樣變為詩中的一個場景繼而消失得無形無蹤。

 

是的,女人有很多種,有些會將自己放在防護罩裡、有些卻愛將自己的愛情分享、有些喜歡跟男人比、有些女人做人很有原則,總之女人千奇百怪,但男人呢?男人只不過是一種粗鄙的“慾食性”動物,一生人中用下半身思考的時間較多,十分單純。記得有位作家叫蕭關鴻的寫了本書叫《永恆的誘惑》,把女性描述成男人的鎖匙,大概沒有奇形怪狀如夢似煙的女性,男人就不其為男人,藝術家就不其為藝術家了,“愛情是藝術家靈感的一個永不枯竭的源泉”。

真愛並非甚麼珍禽異獸,只是性欲和記憶下的幻象,僅此而已。不過,既然人是短暫而實在的生存,而未發生始終是虛無,為甚麼我們卻不去享受短暫而轟烈的愛呢?存在與虛無,真實與幻想,有時不用區分得太清楚。

是的,真愛是虛無的,但是,真正懂得愛情的人,是知道如何將真愛化成一股細流,流淌過整條生命線。那就是夫妻的和諧生活。大概婚姻美滿的人會覺得我亂說,其實我也覺得自己有點語無倫次了。愛情又怎會這麼容易解釋?比起愛情,付出與關懷是更值得人類擁有的情感。

往期回顧

澳門:天鴿吹醒的不死鳥

所謂愛情(上)

廣東話正字之我見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