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警察,有一部分關於海皮的記憶與警察有關。

海皮畢竟是邊境地帶,經常會有警察巡邏。大人們管他們叫水警,但特區成立前水警䅲查局的編制已納入現在的澳門海關,制服是白色的,好易認,而當年在海皮巡邏的警員與一般巡警一樣穿藍色制服,到底是否水警?一時未及向前輩查詢,辜且還是以警察稱之吧。

炎夏的午後,有一天,我與其他小孩在海邊玩,只見一個警察俏俏地走過來,招我上堤岸,問我哪裡有士多可買東西,我便告知在附近的木屋區有。警察便掏出十元錢,叫我幫忙買支汽水回來給他喝。能與威武的警察接觸,當年,小小年紀的我覺得是一件很榮幸的事,立即遵命匆匆跑回木屋區的富記士多,買一支冰凍可樂,又跑回海邊交給警察,但原來他沒開瓶器,我便又回到士多打開瓶蓋。完成任務後,警察倒好人,將餘下的錢打賞給我。

現在想起來在海邊玩耍是非常危險。小朋友緊記”欺山莫欺水”。

突發橫財,我開心不已,每次到海邊玩都盼着再有警員叫我買東西呢,果然,往後還試過一兩回,只是不認得是否同一個警員。當年警隊的支援和福利應該沒現在好,那些警員雖然開小差飲可樂,但沒有擅離職守,在當年那個環境,還算是過得去吧?——也許警員有合法的休息時間,他們只是懶得走動,才支使小孩買飲品,也未可知。

當然,也不是每次遇到警察都有運行。一般情況下,警察見到我們在海邊玩,會勸喻我們上岸,以免我們發生危險,有些警員和善,也有一些較嚴厲,我們就曾經遇到過一個兇猛的警察,被折磨了一個下午呢!

在現在的黑沙環駿菁活動中心所在地,未填海前,有一個圓形的、漆了淡黃色的崗亭,面積約十米平方左右,高度約兩米,應是以前留下來的碉堡,有一圈細小的窗洞,我們管那裡叫“防空洞”。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子,都喜歡在裡面乘涼。有一次,我們在“防空洞”外面的防波堤上玩,正玩得高興,堤上突然出現兩個大人,其中一個穿着警察制服,另一個則是便裝。只見便裝警員目露兇光,對着我們惡狠狠地說:“這裡很危險知不知道?還不快走!”

從前的”防空洞”是圓形的、漆了淡黃色的崗亭,現在以已經然不同。
以往遊玩的防波堤,自從填了海之後,基本上就不能再下去了

我們唯唯諾諾答應離開,那兩個警察見我們有意上岸,也就自顧自走進防空洞去了。我們見狀,便留在海堤不走,以為他們也只是說說而已。然而,過了一會兒,那警察又出現了,見到我們還在場,竟大為光火。

“好,你哋唔走!上嚟,我捉曬你哋番差館!” (海邊的童話.八)

往期回顧:

偷渡與走私

被浪吞噬的小孩

雞泡魚寄居蟹水母或其它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