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場木屋區有些居民是從內地偷渡到澳門的──聽說過不少,但這不是光彩的歷史,能隱藏則隱藏,沒人會周圍同人講。以前,我認識一位朋友,曾跟我說,其父親就是由珠海游到澳門上岸,走到關閘附近的木屋,全身濕漉漉地,隨便敲一戶人家的門。那戶人家原先也是偷渡來澳的,感同身受,就讓他暫時留宿。

海皮一帶以前是馬場木屋區

後來他找到地方居住,又找到工作,結婚生子,取得身份證,由於子女在澳門出生,還能領到葡國護照。

這是一次改變命運的故事。當然,還有很多人在偷渡途中溺斃了,或者被內地邊防人員抓回去,甚至聽說因某些原因而被射殺的──這些,都已經是歷史痕跡了,一些上年紀或者親身經歷過的人,一定知道得比我清楚。現在還有人偷渡來澳門,但已不稀罕澳門人的身份了,而是要打黑工,甚至只是因為賭癮發作而又因故被澳門禁止入境不得不出此下策而已。

小時候,在海邊,我曾親眼目睹一次偷渡過程。

那時,東海海皮剛完成填海工程,一直填到現在東方明珠(原名應為“珍珠”雕塑)附近,防波堤已建好了,但填好的土地仍在沉降過程,道路也尚未開通,慢慢滋長了些雜草。馬場的小孩有時會到那邊去玩,在新形成的灘塗上抓彈塗魚,或者躲在放置地面的下水道構件中捉迷藏,又或者破壞一些成群生長的不知名的植物。

現時澳門的東方明珠(網上圖片)

就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正午──是正午,不是午夜。我正與三五朋友在海邊呆坐,忽然看到珠海那邊(大概是現在珠海情侶南路近昌盛路一端)看到有一隻小艇模樣的東西向我們這邊駛來,很快我們就瞧真切了,那是一隻竹筏──就如同大家在古裝片見到的那種,一米來闊,三四米長,其上有一對一看就似鄉下人的男女,男的在尾端撐筏,女的蹲着前端看顧兩三袋行李,轉瞬已到我們眼前的海面。

由於東海嚴格來說是一個海灣,珠澳兩個海岸之間相距只短短幾百米(距離最短處只有幾米),整個過程也只幾分鐘,期間也不見有兩地政府執法人員出現,偷渡者似是已研究過和實習過似的,也知道新填海地區處於真空狀態。只見他們把竹筏撐到防波堤前,棄筏跳上拋石,爬上岸,轉眼便消失無蹤。

我們得以認真的瞧那隻筏,發現只是由幾根粗大竹竿組成,以此來偷渡,只感到他們的神乎奇技。

當時年幼,不知道看到這種情況該如何處理,也沒想過要去報警甚麼的,畢竟那時偷渡看來還是一種普遍的行為,只覺得看到有趣的畫面而已,也就一直記到現在。

除了偷渡,在海邊我也曾目睹另一違法行為──走私,而這行為還牽涉到警員。也是差不多的位置,有一回我與朋友正在蹓躂,忽然有警員過來叫我們離開,我們也就乖乖的走了。我走遠後回頭,卻見有一隻快艇從珠海那邊駛過來,我心裡疑惑有甚麼勾當,但怕警員把我抓起來,也就不敢多管閒事,匆匆的跑了。後來,我親眼證實了自己的想法。

(海邊的童話.七)

往期回顧:

被浪吞噬的小孩

雞泡魚寄居蟹水母或其它

捉蟛蜞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