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e Bye 狗場!

筷子基逸園賽狗場終於要搬了,我只能用“額手稱慶”來形容。我原本對本地擁有賽狗這一特別而有趣的娛樂項目感到自豪,但幾年前發生了一件事,令我感受有了180度轉變,那件事我記錄在一篇叫《賽狗的悲鳴》的文章中,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換了是那件事發生之前,或者不知道(近年披露的)狗場格力犬的生存狀況的話,聽到狗場要搬遷的消息,我一定會感到吃驚和惋惜,現在則希望她越快搬越好。

DSC00096
政府要求狗場搬遷,並非打完齋唔要和尚,而是狗場已完成了歷史使命

就好像前身是新世紀酒店或希臘神話酒店的北京王府大飯店終究要停業整頓一樣(其實半年後應該還可以營運吧,但大家都覺得她已經要倒閉了),如果真的不能留下,就let it go吧!十多年之前,澳門歷史城區未進入世界遺產名錄、祖國大媽還未來買化妝品、金碧輝煌的賭場還未拔地而起、韓劇荷里活電影還未來取景,逸園賽狗場也許還能有生存的理由(儘管在當年整體經濟差勁的狀況下,其營運也不見得有何出色)。現在政府要求狗場搬遷,並非打完齋唔要和尚,而是狗場已完成了歷史使命,她已經經歷了完整的生命週期,是時候壽終正寢了。

151775473
澳門逸園賽狗場是亞洲唯一的賽狗場,更曾被《時代雜誌》網站選為廿五項「遊客不容錯過的亞洲體驗」之一。

日前的澳門論壇節目中,一位市民說得好,狗場聲稱自己是“亞洲唯一”,反過來是否說明了這娛樂項目已經不合時宜才沒有其他亞洲國家或地區願意開辦呢?是啊,澳門賭場賺到錢,鄰近國家和地區就爭相開賭或意欲開賭,企圖分一杯羮,而狗場能成為“唯一”不是沒原因的,最大原因相信有兩方面,一是其生財能力有限,另一就是部分國家保護動物的意識強烈,計過條數實在得不償失,才會形成在七大洲面積最大的亞洲中,沒有其他地方與小小的澳門爭利。事實上,互聯網發達,你已經可以隨時隨地動動手指頭在外國的博彩網站下注千奇百怪的投注選項,誰還願意大熱天時聞住狗屎狗尿的臭氣博那低微的彩金?因此,在情在理,狗場應該搬,澳門也應該永久停辦賽狗了。

根據澳門逸園賽狗會統計,每月約有200隻格力狗受傷或生病,澳門愛護動物協會(ANIMA)推算,每年至少有360隻狗被人道毀滅。
根據澳門逸園賽狗會統計,每月約有200隻格力狗受傷或生病,澳門愛護動物協會(ANIMA)推算,每年至少有360隻狗被人道毀滅。

當然,記憶是不容抹去的,儘管我不贊成狗場繼續營運,我也希望當局能對狗場的歷史進行仔細記錄和梳理,包括其移植對象上海逸園跑狗場的沿革,以及曾經在筷子基逸園賽狗場中發生過的相關歷史事件(如狗場曾遭美軍投彈、六十年代賭業爭霸時的炸彈驚魂,以及“三二九大赦”中的震撼場面),甚至乎可以擴大一點,連同北區賽馬場的歷史做一次整理和展示。我一直覺得澳門的集體回憶嚴重階級化,北區其實有很多值得市民記住的東西。話說回來,我不希望北區開發甚麼旅遊業,旅客自己發現探索無所謂,政府刻意為之大可不必。

2_2015050719063313np17
白天的身份更多是蓮峰運動場,晚上用來跑狗

逸園賽狗場也創了澳門土地集約利用的先河,晚上用來跑狗,白天的身份更多是蓮峰運動場(對於其運動場的身份,也有很多值得記錄的歷史,例如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擁有葡國球王“黑豹”尤西比奧的賓菲加足球俱樂部,曾在那裡與澳門隊打友誼賽)。北區體育設施缺乏,在未來研究的過程中,相信當局會做好相關配套工作的。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