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澳門有點像“法家”社會,事無大小,好像都要立個法,社會大眾才心安,也許,這與澳門行大陸法有關,如果我沒理解錯,很多事情,如果法律沒容許你做,即使沒明文禁止,也可能是不容許的,所以才要立法,說明甚麼情況下可以,甚麼情況下不可以。問題是立法愈多,違法(主要是行政違法)的機會也一定愈多,因為執法人手不夠,好似違泊般,沒可能完全取締(利申:我有違泊)。

當然,有些涉及巨大利益的法律是要嚴格遵守的,絲毫不能放鬆,我不會說社會應姑息殺人放火和貪贓枉法,然而有些情況下,我卻為法律法規的無孔不入而無奈,例如,我會為現在的法律法規幾乎杜絕了流動小販感到可惜。

特區成立前後大部分流動小販已遷往街市,之後當局也不再新發流動小販牌,但部分小販牌照可保留至持有人死亡為止。現在能看到的流動小販已買少見少,基本都不怎麼流動,而是固定在一個點,例如雅廉訪石獅子的印尼燒烤檔(因環保關係,已不允許用炭燒)、十月初五街街口的豬骨粥和糖水檔,以及大堂斜巷的雞蛋仔檔等。

6
雅廉訪石獅子的印尼燒烤檔
擷取
大堂斜巷的雞蛋仔

現在好像只有一檔流連於北區的小販檔是真正流動的,那是一個出售雪糕、小冰包和醃青瓜蘿蔔的車仔檔,多停留在關口,也偶爾會停留在祐漢新村第一街一帶。檔主是個阿姨,相信不少在北區長大的人都認得她,我也從小就光顧,尤其喜愛她自製的小冰包,有朱古力味和可樂味等,大小約等於叫外賣時用來打包醬汁的袋子,食用時咬破一個角,慢慢吮吸融化的汁液,小時候覺得好玩又好味;以前她也賣麥芽糖(麥芽糖的代表是基記阿伯,有機會再談),梳打餅夾住麥芽糖的吃法,沒吃過的話又怎會算擁有一個美滿的童年?

16_442472
基記阿伯麥芽糖

我現時若出關回來,還會幫襯那阿姨,主要是買醃青瓜和蘿蔔,當她打開瓶蓋時一陣醋味攻向鼻孔,想起都流口水。其實她的“醃嘢”只是小兒科,以前二龍喉公園門口經常有位阿伯(後來好似改在望廈新邨擺檔),推出來的醃漬食品車子才叫琳琅滿目,少說有二十種,不過咁,細個沒甚麼錢,我來來去去都只幫襯最便宜的酸菜,一塊錢就一小包,加上酸辣醬,令人垂涎欲滴,一試難忘──何況我試完再試?那阿伯的檔口早已消失於人們視線中了,但酸菜的美味至今仍在我舌尖上打滾。

現在見到的流動小販已是舊時澳門街的活化石,是這些年來淘汰後碩果僅存的,澳門人對他們也很熟悉,也許終有一天,流動小販會消失殆盡,又成為集體回憶吧!社會對秩序和衛生的要求壓倒一切,但我卻眷戀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市井風情,冇計。

 

(網路圖片)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