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局”的品格

不同人對男子漢氣概有不同定義,有人認為要夠Man,有鬚根,大隻,一掌可以打死一頭牛,才是真男人;有人定義男人大丈夫應該負責任、肯擔當;也有人說,能屈能伸、鋤強扶弱才是真男人。紙巾廣告都有賣,有男子漢氣概唔夠,要吃得開,還得“有時都幾溫柔(口架)”,這樣的男人,唔怕冇女人吼。

說到男子漢氣概,我記得小時候有一種很“上道”的行為,叫“讓局”。格鬥遊戲Street Fighters(即街頭霸王或快打旋風)第一代推出時,已採用三局(round)兩勝制的遊戲方式,“讓局”指的是,對戰雙方中第一局勝利的玩家,到第二局就要主動輸給對方。無論第二局自己是壓倒勝地打到對方只剩一滴血,還是棋逢敵手,都要故意敗陣,予對方扳回一局的機會,好讓第三局重新開始,再一決高下。

SF-Guide-SF2
格鬥遊戲Street Fighters(即街頭霸王或快打旋風)第一代推出時,已採用三局(round)兩勝制的遊戲方式

原先第一局贏的人,到第三局未必可以取得最終勝利,“讓局”是平白喪失了優勢,承擔可能出現的惡果,是怎麼樣的動力驅使一個人願意放棄既有優勢(既得利益)呢?

打機不是男人專利,因此說那動力是“男子漢氣概”似乎有點不對,應該說那是強烈的道德感和真正的精神文明,一種屬於武士道精神和西部牛仔性格中的核心的內圍或核心的外圍的元素,與武俠片灌輸的價值觀相契合。總之,“讓局”就是不能過於以強欺弱、不能過分屈機,要講道義,要得饒人處且饒人,是對對手(客觀存在的人)的終極關懷(有種越說越嚴重的感覺)。

升上中學後已甚少進入機舖,就算難得打幾舖機,也沒留意是否仍有“讓局”的存在。我以為“讓局”這種偉大的精神文明品格,是一個不會消失的傳統。後來,在江南上大學,有時無聊去打機,發現當地是不作興甚麼“讓局”的,見過有人挑機,其中一方一連打了十幾舖都贏不了對手,結果惱羞成怒出手打人才“終結”屈辱。那勝者也不會偶爾輸一兩局,給對方一點面子,算是自取其辱,兩敗俱傷。其實,打機也可以好有哲理。

§dªQµó¹CÀ¸¾÷¤¤¤ßÅܦ¨½äÀɤº¥Î§@½ä³Õªº³¨³½¾÷
升上中學後已甚少進入機舖,就算難得打幾舖機也沒留意是否仍有“讓局”的存在,我以為“讓局”這種偉大的精神文明品格是一個不會消失的傳統。

回到澳門後,有段時間又是因為無聊和拖延症關係,曾進出機舖,我不幸地發現,“讓局”已經不再存在了,像紅白機一樣,與八十年代一起塵封於人們幽遠的記憶之中。

我想,那“讓局”帶給我的只是小時候曇花一現的對世界美好的想像,可能只是一班小孩子自發形成的風氣,根本不曾流行過。而且那種講求道義、謙讓以及對對手的尊重,在現今異化的社會裡,更只會是一種白痴的行為而已,屈機才是最實際。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