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個月因旅遊和參加文學獎關係,喝了些酒。旅遊飲酒,正如友人清水河所說,是“開心”;至於寫作飲酒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我一般寫作時是不飲酒的,可是時光有限,要在短時間內進入狀態,也唯有開一支酒,一邊飲一邊寫,要不然也沒可能在兩三日內寫完一篇過萬字的小說。

glass-of-wine-140220_1280
要在短時間內進入狀態,也唯有開一支酒,一邊飲一邊寫,要不然也沒可能在兩三日內寫完一篇過萬字的小說。

酒是好東西,可是綜合而言,弊大於利,淺酌即可。酒的好處是能令人開心、令人鬆弛乃至浮想聯翩,甚至有人說每日一杯紅酒有助心臟健康,友人夢子更說紅酒可以醫治感冒。然而,酒的壞處也不少,酒後亂性先不說,不要看那瓊漿玉液像是不油不膩,熱量卻高得很,100毫升茅台之類的烈酒就有200至300千卡路里,紅酒好一點,約100千卡,平均飲兩杯酒等如吃一餐飯,一個普通成年人每天的基礎代謝也只是1,500千卡而已,飲酒同增肥沒兩樣。更甚者,研究證明酒精會分解肌肉,城市人已少運動了,肌肉實禁不起酒精的折磨。

images
酒是好東西,可是綜合而言,弊大於利,淺酌即可

說是這麼說,人卻離不開酒,開心飲酒,傷心飲酒,思念時也飲酒。宋朝政治家范仲淹的詞《蘇幕遮》是這樣寫的:“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這首詞是范仲淹駐守西北邊陲時,抒發懷鄉思歸之情。“黯鄉魂,追旅思”,就是想念故鄉想得暗淡淒清,而旅途愁苦又無從排遣。

黯鄉魂,追旅思
“黯鄉魂,追旅思”,就是想念故鄉想得暗淡淒清

《蘇幕遮》是“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范仲淹在另一名篇《御街行》則寫道:“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乃是懷人之作。懷鄉只是成淚,懷人已然腸斷,懷鄉同時懷人,那就不得了。

本博客欄目叫“鄉魂旅思”,在這裡,“鄉魂”指的是作者對故鄉(馬場木屋區及舊時澳門)的思念之情,而人生好比旅途,“旅思”就是對當下生存的思考。作者雖有“鄉魂旅思”,卻無酒入愁腸之意,只是想到故鄉是沒法回去的、故人也沒法相見,已有斷腸之感了。

 

 

 

(網路圖片)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