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o可否不要老?

幾日前一個炎熱的中午,我到二龍喉公園探望久違的黑熊Bobo。用“探望”兩字,是因為我認識牠已接近三十載了,牠就像澳門的人情味一樣,默默地守在那裡,只是你要不要記起而已。

作者幾年前拍下的Bobo1
作者幾年前拍下的Bobo1

儘管牠比我年輕,但已步入老年。二十多年前,在那狹小的紅色籠子裡,Bobo很活潑地爬來爬去,如今,牠像老大爺一樣坐着。據說Bobo怕熱,中午是不會步出獸舍的,那天我去到,卻“幸運地”看到牠坐在獸舍外陰涼處,舉頭向天喘氣。記得看過報道,有護理員說牠最近一次換毛,毛色已沒往昔亮澤,牠老了。確實,親眼所見,牠毛色已然乾澀。我忽然有點黯然。我叫了牠幾聲,牠低頭望我一眼,然後把頭依在獸舍的窗台上,鬱鬱寡歡。

現在一提到Bobo,就總會有人聯想到大熊貓開開和心心。Bobo沒任何政治包袱,當時愛護動物的一小步,是澳門文明的一大步,1984年在野味店待宰的小黑熊,傳奇地被市政廳人員解救了,竟成為二龍喉鎮園之寶,展開三十多年圈養生涯。這也許是當時政府較人道的處理辦法,要是將牠送回原居地,相信也是死路一條。

很長一段時間,Bobo囚在露天籠子裡,空間狹小,還離不開“賤物”的範疇,後來才搬到獨立的“庭園”。現在人們的動物保護意識強烈,有人主張連動物園都應該在地球上消失,更何況二龍喉公園無厘頭困了一隻黑熊?只是小孩子沒那麼多想法,見到唯有在電視才看到的動物就開心。我就曾經是個懵懂小孩,看着牠在籠子裡搖頭晃腦,能樂上一下午。牠不會像大熊貓般取悅民眾,卻帶給我們無數歡樂回憶,涉及親情與童年的回憶,牠為澳門這個缺乏生機的城市增添了一點靈氣。現在,Bobo老了,連搬去石排灣也不合適,放歸大自然更沒可能,唯有在二龍喉公園裡頤養天年。

作者幾年前拍下的Bobo2
作者幾年前拍下的Bobo2

大熊貓開開心心(有朋友說開開心心其實只是 “職位”,是可以由不同的熊貓來擔任的)背負太多,我反而覺得Bobo會更開心,在鎂光燈之外,牠與旁邊的猴子一樣,過着卑微的,但也悠然自得的生活。甚至Bobo的名字也是居民隨意改的,“Bobo”一名來自當年一套有關黑熊的電視劇的主角,簡單直接,充滿澳門特色,沒經過勞師動眾的諮詢、沒經過全民投票。

我認為,Bobo體現了澳門人的品性,低調,沉着,與世無爭。當然澳門人的性格已隨時代發展而轉變了, 但Bobo仍然守護那份人情味,牠絕對是城市傳奇,牠的地位堪比東京的忠犬八公,百年歸老後,值得立一尊塑像去紀念。

作者
太皮

太皮,卑微憂鬱的肥佬,三屆澳門中篇小說獎得主。好好生活,努力工作,天天向上,相信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