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悶騷的我,愛艷喜鮮,迷戀奇裝異服。從某個時候開始,我穿衣服卻變得越來越求簡單,也許這就叫做成長或成熟了吧。我也曾經覺得自己心態年輕,一輩子應該就會那樣穿得花俏。然而,心態和喜好的改變,真的是自然而然到了某天就突然到來,當你意識到自己已經變了的時候,人生實際上已過渡到另一個階段。適齡表現的改變,叫做成長。早了或遲了出現的改變,也是成熟。反正,我們總有一天都會長大的。

也許因為自小看《百分百感覺》,一直比較在意打扮,穿法也是從裡頭學習的。

有段時間,家裡的鞋櫃總是會安排好彩虹七色加上黑白灰金銀五色的鞋子各兩雙,為的就是搭配上不同顏色的衣服和褲子,標準的變色龍男孩。按照心情選穿不同顏色,每天早上站在衣櫃和鞋櫃前左思右想。也不只一次女友 / 老婆在出門前抱怨說:

“先生,你比女人還女人,鞋子比我多,換衣服比我久,左搭右配就是拿不定主意。快半小時了,可以出門了沒有?”

三十五歲以後,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多穿黑色的衣服,伴隨鞋櫃的改變就是黑色的鞋子買得越來越多,其他顏色的衣服和鞋子閒置的時間越來越長。前陣為了清空位置給黑白灰色的衣服和鞋子,我還特意把舊鞋舊衣盡量丟、捐、賣掉,那些不捨得賣的花俏鞋子也都收到儲物室去。前不久公司內的朋友就看到我穿了雙很簡單的黑色NIKE FREE RN,還特別走來跟我說:

“看到你穿那麼低調的鞋款和顏色,還真是有點不習慣。”

Air Max 90和Free RN,現在選衣服都是簡約、素色,鞋子也是簡單、復古的款式。

從甚麼時候突然會有“我只想穿得簡單一點,不想再花時間在選配衣物的事情上”的想法呢?具體時間點已經無從稽考,但再次成為父親也許有點關係,開始多了機會面對人群,作為講者分享自己在不同工作上的經驗也有一點關係。身份、責任、形象,這些最終都影響我們的生活習慣,就像有業務員就得從內到外給予客戶專業和莊重的感覺一樣。環境漸漸改變了人,那是自然而然地發生的。

電影《衝出康普頓》(Straight Outta Compton)講述八十年代傳奇說唱音樂組合N.W.A的出道與興衰。八九十年代的嬉哈音樂組合,穿衣特色除了寬袍大袖以外,就是顏色鮮豔,各種美式足球和籃球隊的裝備上身也極常見,甚至到今天依然盛行。然而,N.W.A.創團之初,領班Eazy-E卻很認真地要求團員只能穿黑色,團員着裝的色系要一起遵守。第一次演出時,其中有團員穿了件黃色衣服到來,他就嚴肅的警告說:

“我們是專業團隊,就要有專業的模樣,拜託不要穿成個小丑那樣。你想要隨便穿就不要上場,給我滾回家去。”

這樣的着裝讓他們比其他說唱樂團地下、街頭的形象之外,多了一種專業樂團的酷(COOL)、嚴肅和紀律:“他們是玩認真的!”

作者
陸奧雷

如果真有球鞋文化這回事,大概說的就是睹物思人的事情。

澳門創作人,詩人中的鞋痴,鞋痴中的詩人,有一種把消費當成藝術的浪漫主義。

也收藏書和唱片,曾獲澳門文學獎,出過書、拍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