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AJ2的女孩,我問她畢業以後想讀甚麼,她說她想讀設計搞美術,她想設計自己的時裝和球鞋。我告訴她如果她能順利畢業,考上自己喜歡的專業,我就送她一雙球鞋。

這樣跟她聊了一整晚,當時不知道她能聽進多少,我只是把我作為過來人的感受和事後的反省和她分享,此後有一段時間她都沒有出現,我幾乎忘記了那個打賭,還有一刻以為她是怕了我們那種像父母長輩口吻的教誨。

然而,這故事的結局還是讓我們感到驚喜的。

有一天,她就那樣帶著視覺藝術專業的錄取通知書到來,然後她說,那個打賭是否仍然生效,她說她要一件Air Jordan 11 Low。看到她這樣到來,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又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不知道怎樣跟大家表達自己的滿足感。我說只要店裡有貨到的,你想要哪雙都可以。接下來,她偶爾也會帶著朋友在黃昏裡來作客,但更多的時候似乎是我們在期待著她帶著另一個消息到來的那天,讓我們能趕快兌現當天的承諾。

那一個夏天,這位穿AJ2的女孩拿著畢業證書到來,穿著畢業袍的她說要跟我們合照留念,我把這個夏天她最喜歡的鞋子交到她的手上。她把一幅她手繪的鞋畫送給我們當作回禮。這幅畫,現在還掛在我們的店裡,後來成為大學生的她,依然是我們店裡的其中一面生招牌,偶爾就會在店裡幫忙。

colorgirl

故事還沒有結束,她還有很多個未來,也許有一天,她也會成為宣傳球鞋文化的一份子,也許她會找到另一些夢想然後開始奮力追尋。也許她會忘掉她前進的步伐中,曾經有過和球鞋有關的篇章,然而對於我們來說,喜歡球鞋的意義,已經因為有她的故事而得到彰顯了。

有些人看球鞋只看到價錢,有些人只關心好看不好看,有些人卻可以從中找到更多樂趣,比如歷史、文化、藝術,比如友情、人生觀和新的生涯規劃。這不在於你擁有多少雙球鞋,而在於你有沒有願意花時間在一件事情上面。花錢是很容易的,花時間卻很難。為了一件事而願意花時間,甚至做額外更多其他事,那就是真心,那就是會玩了。

也許球鞋本來只是拿來裝逼耍帥的玩意兒,可是一不小心玩好了,還是可以帶來很多意義的。就像我們的鞋店,就像你看到的專欄,就像那些在漫無目的為生活意義而在上下求索的孩子,球鞋也許就是鼓勵我們前進的假想目標,它對特定的人會產生特別的效果。就像那件穿AJ2女孩一樣。

關於球鞋,希望有一天,你也會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文中畫作及故事來源:微博@杰凸凸 )

作者
陸奧雷

如果真有球鞋文化這回事,大概說的就是睹物思人的事情。

澳門創作人,詩人中的鞋痴,鞋痴中的詩人,有一種把消費當成藝術的浪漫主義。

也收藏書和唱片,曾獲澳門文學獎,出過書、拍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