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Jordan 29
Air Jordan 29

我自知不是一個出色的籃球員,至少從身體素質上來說是這樣沒錯。可是,因為恩師的話,我從來沒有放棄過這項運動。

小學六年級我剛剛愛上籃球,畢業以後到了一所以運動和專業訓練而聞名的初中上學,當時一心想要加入校隊的我,卻在全校選拔中因為跳起摸不到籃板而過不了體測。雖然沮喪,可是球還是照舊的打,更誤打誤撞在打球時被當年的教練拉到校隊裡面。晨操晚練,從不錯過,我卻始終沒有得到太多上場的機會。加入校隊以後,跟自己原先想的情況完全不一樣,這才是我真正沮喪的開始,這才是真正有了放棄念頭的開始。

到後來,教練甚至不再讓我參加合練,一整個暑假要求我在場邊運球和對著牆壁傳球,長傳、短傳、彈地,籃球一次一次打到牆壁上再反彈回到我手中,傳不好老師就來罵。力度不夠、接球反應太慢、位置不準,一整個夏天被罵慘了,偶爾有同學約去玩便決定不去訓練。那時候不在學校練就多半去工人球場(今新葡京的位置)晚練,因為比較近中區,我總是騙媽媽去打球然後和朋友到新馬路附近逛街。

這樣過沒幾天,教練就來找我談話了,我也表達了自己的想法。我說我沒機會對賽,練球很沒趣。

安西和三井這一幕,成為了籃球故事中,書寫師徒關係的經典。
安西和三井這一幕,成為了籃球故事中,書寫師徒關係的經典。

“每一個時期,都有不同的工作和任務。是菜鳥就花時間打好基礎,自己用實力爭取上場機會;是核心球員,就堅持提升技巧和體能,增加自己比賽的份量;有經驗的球員分享自己閱讀比賽的方式。即使像我們這種退役的球員,也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繼續貢獻自己的力量。每個人都是球隊的重要組成,練球不是打野球,重要的是看你有沒有設定好一個適合自己的目標,重要的是看你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願意付出多少,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在過程中發現自身的價值。這就是練球。每個人、每個時期我們的存在價值都不一樣,當你覺得自己沒有出場機會的時候,那是因為你只看著眼前的球場、眼前的對手。你忘記了,你身上有一個更強的對手,他每天都期待你上場挑戰他、超越他。你有沒有打敗過那個自己?”

年紀輕的時候,不知道教練的用心,心裡還有過掙扎,雖然最後也回到隊裡認真的練,可是說到底心裡是有不高興的。那一年是我打學界比賽以來碰球最少的一年,年紀越大,越是回頭想,才發現那一年的得著要比以後的任何一年都要多。初中三那年的運球速度、穩定性和投射命中率,到後來一直無法超越。

這自然是我資質的問題,可是高一轉校在當中也起著關鍵的影響。

 

作者
陸奧雷

如果真有球鞋文化這回事,大概說的就是睹物思人的事情。

澳門創作人,詩人中的鞋痴,鞋痴中的詩人,有一種把消費當成藝術的浪漫主義。

也收藏書和唱片,曾獲澳門文學獎,出過書、拍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