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你嫁給我吧,他拿起一雙Jordan Brand 25周年全白的Air Jordan 11,跪下來請求她的同意。她微微點頭,然後遞上自己的腿,讓他把鞋子給自己穿上。一對鞋痴,穿上Air Jordan 11,走進了婚禮的殿堂,進入了愛情的新天新地。

以前也許還比較少見,近年情侶鞋變成了一種風潮。求婚和結婚這事兒,除了戴鑽戒婚戒以外,現在多了一個穿鞋綁鞋帶的環節,對於鞋痴來說,大概是有把對方綁住的意思吧,這方面還有待定義。可以說,以鞋子作為定情信物,也算是一種時尚。到後來,也有不少鞋友的婚照會選擇在籃球場上穿上球衣和球鞋來拍,而且有跡象顯示這樣的個案越來越多。

時間應該是2008年左右,當網上論壇越來越多人在曬以籃球裝備為裝飾的婚照和婚禮,仿效的後來者也越來越多。也是那時候開始,運動裝備論壇也多了不少女生浮上水面,不再潛水了。籃球美眉的出現,促成了很多愛情,也衍生了一些不幸。

記得那時候,有個在論壇上頗為活躍的ID,他是個高比拜仁的超級粉絲,幾乎每一代NIKE的出品都必定購買三個配色以上,而且慣性發上網。那是高比最後的黃金時代,在大中華區有着眾多球迷的他,幾乎每個暑假都會來亞洲一次。品牌聚集了很多高比的粉絲,安排與球星見面的機會。正是那一次,他遇見了同樣喜歡高比的她。

那個夏天,除了籃球、高比、球鞋這些聊不完的話題,在他們之間有的就只是愛情,和後來的性。他送她鞋子,每次活動都出雙入對。從他們一起穿上粉紅色Kobe VI Kay Yow出席活動,圈子裡的人也都認定了他們是一對。問題只是,他其實有自己的情人,而且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而不幸的是那個她也知道了他和這位第三者的關係。

男人必須要做出選擇,兩個女人都沒有放棄的打算。那個穿着球鞋的她,以為他會為她放棄一切,他卻選擇了安於現狀,以出軌的男友身份和原配步入婚禮的殿堂。原配說:“感謝你給了我一個永生難忘、一生中最不幸的婚禮。”男人沉默無語。

此後,她們依舊在球鞋圈活動,有他的活動沒有她,有她的活動沒有他,盡可能避免尷尬。成為他太太的原配,不知出於甚麼原因,也開始穿起了球鞋,盡量迎合丈夫的喜好,卻始終不得要領。至於Kobe VI Kay Yow,估計已開始在鞋盒中粉化,為了不要觸到痛處,誰也不會再拿出來穿了。

 

Nike-Zoom-Kobe-VI-32

 

(圖片來源:網路)

作者
陸奧雷

如果真有球鞋文化這回事,大概說的就是睹物思人的事情。

澳門創作人,詩人中的鞋痴,鞋痴中的詩人,有一種把消費當成藝術的浪漫主義。

也收藏書和唱片,曾獲澳門文學獎,出過書、拍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