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有八十一萬,你會拿來幹甚麼?Nike Air Mag再次做善慈拍賣,成交價比2011年的成交價高近三倍,鞋友議論紛紛,引發的感嘆多半就是“如果我有那麼多錢,我一定不會用來買鞋子,我會⋯⋯”

可能大家會不小心把實用品和收藏品的價值搞亂,要是用普通穿着的量產鞋來說,Nike Air Mag絕不會以那麼高價成交。奇貨可居,加上又是做善事,拿得出錢來投標的,都是有實力的玩家,一雙鞋子數十萬,也許我們會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那代表的可以是一個人的置業首付、可以是一輛甚至是幾輛車的價錢、也可以是一門小生意不錯的啟動資金⋯⋯那麼你就可以想像一個事實,同一雙鞋子放在不同人的眼前,他們看到的是不一樣的東西。

記得學生時代,看到人天天換著穿AJ和NIKE非常羨慕,那是因為當時我們拿不起錢買。到你出來工作收入穩定了,買鞋子換著穿也不會是怎麼一件值得炫耀的事,因為你只是純粹的愛鞋愛美愛新鮮,力所能及的情況下讓自己高興一點,幾乎都忘記了年少的時候自己是怎樣羨慕大哥哥大姐姐的穿着。到那時候,你就明白,當時我們不是無法代入學長學姐們的心境,只是我們還沒法達到那一個境界而已。

有些人抓住了那種感受,把“成為像學長學姐那樣的人”變成目標,然後不斷的前進。那麼一些自己買不起的鞋子,也許就會變成人生動力。就像籃球員都期望自己像米高佐敦或某個NBA球星一樣,就像剛接觸球鞋文化的人,都期望成為某個球鞋大神一樣。就像球鞋設計師都夢想著有天走進大品牌,與Tinker Hatfield那樣的大師共事,並創作出自己設計的新品。

《slamdunk》裡面的鞋店老闆,便是一種由愛好引導人生發展的表現,他開店不單是因為他想做生意,而是因為他是籃球迷和鞋痴。
《slamdunk》裡面的鞋店老闆,便是一種由愛好引導人生發展的表現,他開店不單是因為他想做生意,而是因為他是籃球迷和鞋痴

反過來呢?如果我們只想放酸話心想“球鞋都是有錢人的玩意”、“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那麼顯然的球鞋也不過是我們物慾的一種表現,再怎樣追下去也不會有意義的。

怎樣才能有一種純粹的愛呢?那就是當一件事物讓你能始終有著滿足、喜愛和憧憬的時候,它變成了你生活的動能,並且你願意把這種能量分享出去的時候。

30年前的道具,變成30年後的實物,那就是夢想和憧憬的意思
30年前的道具,變成30年後的實物,那就是夢想和憧憬的意思

能夠花八十一萬買球鞋之前,會不會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

一個喜歡籃球的窮小子,三十多年前第一次看《回到未來》,看到一雙可以自動綁鞋帶的NIKE球鞋很喜歡,可是家裡連一雙普通的全白Air Force 1也買不起。於是,他心裡下定決心,一定要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並一一實現自己的夢想。也許是知識改變命運、也許是智慧和機遇、也許純粹出於逆境掙扎的本能,他靠自己從買得起八百元的Air Force 1的小目標,一步一步實現了他心中理想的、憧憬的生活方式。

花八十一萬買一雙鞋子看似無法實現,但如果我們把它當成一種目標,過程中也許我們就會得到更多東西,哪怕到最後我們買不到那雙鞋子也好。當然,金錢並不是上面的唯一標準,試想這世界上能擁有NIKE Air Mag的人除了花得起錢外,還有很多其他可能性的。如果一雙以八十一萬成交的球鞋,能讓你帶來更多錢以外的想像,我想你就會漸漸明白球鞋文化在“裝逼”、“炫耀”之外的其他意義了。

作者
陸奧雷

如果真有球鞋文化這回事,大概說的就是睹物思人的事情。

澳門創作人,詩人中的鞋痴,鞋痴中的詩人,有一種把消費當成藝術的浪漫主義。

也收藏書和唱片,曾獲澳門文學獎,出過書、拍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