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習”過後

最近,總是在下雨,讓我很納悶。明明早上教育當局宣告因暴雨關係,全澳小學幼稚園停課,可是沒過十分鐘,又傳來停課只屬教育當局“演習”的消息,小孩今天仍需如常上課。搞了一場大龍鳳之後,如果你仍要堅持在這種不穩定的天氣和不確定交通是否堵塞的情況下出外的話,那你最好先帶備全套雨具,萬一趕時間需要棄車而逃,也不致於太狼狽,太淒慘。

從上周開始,小城天氣又再變幻莫測,時而寒冷,時而濕潤,我的心情像極掛滿陽台上久未乾透的衣服,濕漉漉的。兒子因“演習”失敗,跟我一起留在家中百無聊賴地看電視或玩砌積木遊戲。偶爾聽到手機不斷響起的臉書通知,刷屏一看,才知道我城又出現了新的荒謬事件:停課演習,讓家長、學生乃至老師皆人心惶惶。作為新手家長的我,更深怕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以後會對這個地方失去歸屬感。

陰天快樂16_演習過後

喝過一杯咖啡後,心神總算平靜下來,捧著近日來澳出席澳門文學節的台灣作家吳明益的散文集《家離水邊那麼近》來讀,一時分神,他的文字如窗外紛紛揚揚的雨絲,一行一行的飛進我眼裡,我彷彿在字裡行間撫摸到他家鄉的海洋、江河及沙灘上的濕潤溫度,以及嘗到水的鹹味。這樣的一本書,對我而言,應該已深深愛上了吧,不然我又怎會有如此這般的幻覺?

正如澳門作家孟京所說,最長的幻覺,也有終結的時候。當我讀到吳明益寫的這段文字:“做為一個流動的世界,一條河是一面鏡子,她反映了兩種演化途徑,水面上的以及水面下的,來喝水的或是想照見自己靈魂的。”我彷彿整個人也清醒過來了!

在這個喧囂的小城裡,閱讀無疑是一面鏡子,我們總能夠在一頁一頁的鏡面裡,照見自己生活的海洋、陸地、宇宙或天空,甚至天堂與地獄,那些過份詩意的情節,總讓我們明白到生命不可重來,歲月無情,一切如夢幻泡影。

最長的幻覺,也有終結的時候,但我卻不知道那政府部門的“演習”幻覺何時才結束,將來還會上演嗎?這時窗外的陽光射進我的房裡,中午時份出現了一道彩虹,兒子在床邊大叫起來,雨後的空氣飄來海洋的味道,我把放在床頭的《家離水邊那麼近》合上,此刻我想起了海明威的《老人與海》,之後又想起了我的城市,我的家,也離水邊那麼近。

 

作者
灰田、秋水

灰田,村上春樹小說中的失蹤少年。
秋水,不羈、放縱、愛自由。

灰田以文字、秋水以圖畫,唱反調的形式書寫生活在澳門的點滴,全面展示這對歡喜冤家對社會、人生、愛情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