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得到兩張免費船票,二話不說便找了秋水一起到香港逛逛,舒緩一下過去一周大賽車大塞車的緊張情緒。我這位助理從小就喜歡閱讀、創作,特別愛收藏畫冊,所以我們一拍即合,第一站便到銅鑼灣的誠品書店尋寶。

因為我們都很清楚彼此的喜好,所以在進店前,已約法三章,說好集合時間和位置,然後分道揚鑣,各自各精彩。她喜歡流連藝術書籍區,而我則喜歡文學區和攝影區。有些時候,我沒遇上好作品便早點到藝術書籍區找她,但在不遠處看到她集精會神尋覓至愛的樣子,又不忍心打擾。這一次,也不例外,所以我又走回攝影區多逛一圈,好好消磨餘下的無聊時光。

這時,荒木經惟的《往生寫集》吸引了我的視線,我一邊看一邊思考著他曾經在《寫真的話》中說過的話:老媽的死,讓我了解到攝影的角度就是“愛的角度”。平日聽攝影前輩說得最多的是,最好用仰角或者俯角拍攝,這樣拍出來的照片才特別,具有不一樣的視覺效果,但就從來沒有說過“愛的角度”。

當我再進一步思考這個問題時,有一對年輕男女不知不覺間站在我身旁,女的一邊翻閱攝影集,一邊對男生說“你喜歡攝影嗎?”男生答:“我只喜歡看,不喜歡拍!”女生接著說:“你知道我非常喜歡攝影嗎?”男生說:“不清楚……”女生繼續分享:“我喜歡攝影的原因是它可以讓這瞬間化為永恆。”突然,秋水輕拍一下我肩頭,示意她已經完成任務,可以離去。我拿住《往生寫集》跟秋水一起到櫃台排隊付款,不禁回頭再望一下那對男女,可是他們已經走遠了。

臨走時,耳畔又傳來熟悉的聲音,那個不喜歡拍照的男生對女孩說,荒木經惟的《往生寫集》拍了很多她亡妻的照片,很美,很淒厲,我也想像他一樣成為攝影師,把你將來最美麗的一刻記錄下來……

我想,這應該是愛的角度吧。

作者
灰田、秋水

灰田,村上春樹小說中的失蹤少年。
秋水,不羈、放縱、愛自由。

灰田以文字、秋水以圖畫,唱反調的形式書寫生活在澳門的點滴,全面展示這對歡喜冤家對社會、人生、愛情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