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天快樂

這夜,你流著淚跑到我公司找我,即使無數目光聚焦在你身上,無數人在你背後說三道四,但你仍然不理會這個世界的人下一秒怎樣看你,歇斯底里地擁抱著我。這個畫面,已經定格在我腦海裡三年了。

十月初秋,我在一個微雨的早上醒來,雙腳麻痺得彷彿失去了著地的感覺,拉開窗簾看到街上的電單車穿插行駛,就想起了三年前我們在小城的點滴。

記得有一次在朋友的宴會上,我們假裝情侶一起到場,為這對新人送上了祝福,離開的時候,天空零散飄著雨絲,你的香水味濕潤了悶熱的空氣。我開車送你回去,你緊緊的擁抱著我,在我耳邊婉聲歎息,未來的幸福在哪裡?這時,我把握著車柄油門的雙手放開,緊緊握著你的手,車速緩緩下降,身邊的事物也逐一慢下來,最後我定格了你生氣地說我痴線的畫面。

陰天快樂05_陰天快樂

我已到台灣生活三年了,我沒有了一切,卻擁有了一個有你的陰天世界。之前一直喜歡政治的我,已經放下對各個黨派的偏見,什麼民主,什麼社會改革,什麼人權權益,如果都跟你無關,那跟我又何干?到最後我發現,每天在臉書上發表的傷害政治人物的說話,都是廢話中的廢話,因為他們不會因為我的個人喜好而改變他們的立場和政策,最令我心痛的是,這些日子竟然沒有一句是說給你聽的情話。

我們都是生於十月份的孩子,我希望“彩虹”颱風過後,我們能夠在台北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重新開始戀情,啟動三前年的定格。那片留在我記憶中的底片是這樣的:車速緩緩下降,身邊的事物逐一慢下來,我的言語也慢下來,一字一字的吐出:我愛你!

“天空它像什麽,愛情就像什麽/幾朵雲在陰天忘了該往哪兒走。/思念和寂寞/被吹進了左耳/也許我記不住可是也忘不掉那時候/那種秘密的快樂”這是夏致寫給秋水的情書,也是秋水二十歲生日的禮物。

作者
灰田、秋水

灰田,村上春樹小說中的失蹤少年。
秋水,不羈、放縱、愛自由。

灰田以文字、秋水以圖畫,唱反調的形式書寫生活在澳門的點滴,全面展示這對歡喜冤家對社會、人生、愛情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