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有陰晴圓缺

中秋將至,我們該玩些什麼,可以和誰去玩?想了幾天還沒拿定主意,但這並不是說我沒有主見,畢竟已為人父了,不可能像從前那樣,約會一些美女到黑沙海灘燒烤賞月光,情到濃時,走到叢林暗藏處享受魚水之歡,現在可以玩的,就是留在家中與內子、女兒一起做飯,享受天倫之樂。其實,這頓飯對我這個自小沒出過遠門生活的人來說,沒那麼濃厚的團圓意義。

有人說,我們這一代人的生活,遠比上代人幸福得多,至少沒有上輩人的童年戰爭陰影,自然大多數都能健健康康地生活在自己喜歡的地方。彷彿親離朋散,到處漂泊他鄉的生活場面,只會出現在抗戰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的紀錄片中,或在大師吳宇森的《太平輪》電影中才可重見天日。

陰天快樂04_月有晴朗圓缺_圖每逢佳節倍思親,蘇軾一詞《水調歌頭》(歌名:但願人長久),曾給樂壇天后王菲唱到街知巷聞,一曲鄉思情未了,又聽到某個文學社團主辦的中秋詩歌朗誦夜,海外詩人引吭高歌余光中詩篇,唱出遊子想家的心情,“當我死時/葬我/在長江與黃河/之間/枕我的頭顱/白髮蓋著黑土/在中國,最美最母親的國度”。雖說王菲歌聲動人,但卻未能把《水調歌頭》的離別思家之情唱至極致,坦白說,蘇軾的《水調歌頭》傳誦到今天,也不及余光中經歷過戰爭洗禮,在詩中寄寓的情感悲痛。畢竟,蘇軾的思鄉之情,再遠也不過在同一土地上,而余光中等輩“想家”的詩人,真的要待到滿頭白髮,“當我死時”也未必能如願以償,回到孕育他生命的最美麗、最溫暖的國度。

今天,我們的親朋好友即使遠在他方,只需發個微信或把生活照貼上面書,大家便可第一時間得知對方的近況及發佈節日祝福,這是多代人努力革新科技、改善人類生活質素的成果。在這篇文章準備擱筆之際,秋水穿著一襲深藍的連衣裙,拿著“小小兵”燈籠在我面前走過,陰陰嘴告訴我,今晚約了男友去海邊賞月,並著我不要再寫一些歷史沉重的文章。嘿,她說得也對,戰爭曾帶給人們“月光光/月是冰過的砒霜/月如砒,月如霜/”的傷痛,早已在抗爭勝利老軍人的熱淚中一流而盡。

中秋,是人月兩團圓的佳節,但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卻告訴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得來不易,應倍加珍惜。

作者
灰田、秋水

灰田,村上春樹小說中的失蹤少年。
秋水,不羈、放縱、愛自由。

灰田以文字、秋水以圖畫,唱反調的形式書寫生活在澳門的點滴,全面展示這對歡喜冤家對社會、人生、愛情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