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有了小米盒子以後,看電影都比較方便了,完全做到一機在手,足不出戶便可瀏覽到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電影。不會像從前那樣,要先選好看什麼類型的電影,然後把片名抄寫下來,匆忙跑去租碟店裡尋尋覓覓。

早於九十年代,我就常常進出租碟店,租借自己喜歡看的西片,但大多數時候,都是為爸爸去租借李小龍系列。基本上,那個時代的長輩們,都喜歡看港產功夫動作片,而且是百看不厭,像《黃飛鴻》、《醉拳》、《警察故事》等等,每次到店後都必須預先留名,不然“長問長冇”。

由於學生時代的我對性特別好奇,所以隱匿於租碟店一角的色情片區,自然吸引了我的目光。但那時自己年少害羞不敢單隻租借,又難平熄內心的慾火,便藉著每次為爸爸租功夫片之便,直接把色情片夾雜其中,以魚目混珠的方式,避過其他客人的眼睛,偷運這些色情片回家靜靜欣賞。

消失中的租碟店

不知不覺間,我已把大部分零用錢貢獻給日本AV,自然也成了租碟店的常客,所以店舖老板經常關照我,甚至得到一些特權,例如新推出的猛片,必定第一時間預留給我觀賞。在那一年的末期試期間,我因為“煲碟”成癮,而錯過了一場考試,結果需要補考才能升班。

隨著近年澳門賭權開放,政府大力推動旅遊業發展,小商號的經營環境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今,澳門的租碟店已經所剩無幾了,從以前的總會有一間在家居左近,到現在走遍全澳,可能只發現三、四間仍然在經營的情況來看,到底租碟店需要出租多少隻光碟,才能夠填飽日益上漲的租金呢?

作者
灰田、秋水

灰田,村上春樹小說中的失蹤少年。
秋水,不羈、放縱、愛自由。

灰田以文字、秋水以圖畫,唱反調的形式書寫生活在澳門的點滴,全面展示這對歡喜冤家對社會、人生、愛情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