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老街道——南灣街(Rua da Praia Grande)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7月13日
南灣街,位於澳門半島東南部,是昔日澳門南灣海岸。今位置由羅飛勒前地起,至嘉思欄馬路與葡京路之間止;是澳門的商業、政治中心。在1869年時,澳葡政府將其正式命名為南灣街,且在1995年時將其改名為南灣大馬路(Avenida da Praia Grande)。

城牆舊跡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7月6日
1568年,澳門葡萄牙人首次興建城牆,目的是防範曾一本等海盜接連不斷的入侵,雖然後來部分已建成的城牆被中國官府拆毀,但也奠定了以後澳門城牆的大致界址。至17世紀初,荷蘭人不斷侵犯澳門,居澳葡人開始加強防禦工事的建設,開始着手興建大規模的城牆。雖然當時城牆防禦對象是荷蘭人和海盜,但也針對來自城牆以北的華人對其居留地的威脅。又由於此舉侵犯了當時中國政府對澳門的主權,故城牆被府勒令拆除。所以澳門城牆經歷了幾次修了拆、拆了修的過程。

康公誕與內港的同步變遷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6月29日
康公廟雖已不像昨日般興盛,但仍然在不少街坊心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同時也是澳門中西相容文化的構件之一,康公誕也順應著歷史的潮流,以合適的模式繼續傳承下去。

路環“疍家”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6月22日
路環靠近十字門,優越的海洋地理位置於過去吸引了不少“疍家”漁民到路環舊碼頭附近停泊休息,上岸攤賣漁獲,或在岸上擔些食水到船上,或買些生活必需品。需要的話,他們更會光顧荔枝碗的船廠,維修他們的漁船。
專題, 專題系列

鮮花禮儀業的長輩──李光記花店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古往今來,鮮花一直是常見的禮儀用品之一,若缺少了它們,就顯得失色不少。莊嚴的宗教儀式、傳統的風俗節慶、簡單的環境裝飾,皆可見到它們的芳蹤。鮮花用豔麗點綴我們的視野,用芬芳煥發我們的精神。

老牌花店

如今在澳門購買鮮花,可以光顧街邊小販,逐朵逐朵慢慢選擇,又或者到花店,花較高的金額來換取裝飾得美輪美奐的產品,例如花束、花籃等,單單在澳門,就有五十多家花店可供選擇。但在上個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全澳的花店還不到十家。位於十月初五日街102號的李光記花店,就是一家已逾半個世紀的著名花店。

從花店的名字可知,這家店的創始人是李光先生。他在開始自己的花店生意之前,是在另一家花店裡當學徒的。之後於1956年,他一點一滴開展李光記花店的鮮花禮儀服務,店址就是李光在中和里的家中。

五年後,他遷往木橋街,有了一個正式的鋪位。由於經營有道,口碑載譽,業務愈做愈多,舊址面積不敷應用,遂于70年代初搬至現址繼續做生意。

選址的主要因素,就是不能離家太遠,可便於回家。

走過漫長歲月,花店已經歷了兩代人的苦心經營,現在的主理人李展圖先生,是李光的兒子,正式接手二十多年了。

李光記花店有一個標誌,一問之下,原來是從第一代就沿用下來的了。標誌大體上是一個圓形,上面凸出部份是一個沒有尖的扇形,標有阿拉伯數字“1956”;中部是一朵婀娜多姿的牡丹花;在圓形週邊,從時鐘上“10”的位置開始,往逆時針方向寫著李光記花店的葡語名稱“LOJA DE FLORES LEI KUONG KEI”,至“2”的位置止。

李光記花店早期的標誌圖案

產品繁多,功夫過硬

李光記是本澳一家較老的花店,經營之初,產品種類少,款式傳統,只有一些較舊式的花樣。至今,為迎合社會需求及滿足顧客的品味,已經發展出十多種產品以及不同的款式,而傳統的產品仍然繼續生產,所以品種真是多得令人眼花繚亂!

中式傳統的花牌及門口鮮花籃,常見於喜慶場合,例如新店開張、展覽開幕、奠基儀式等等,亦適用於白事致哀:這類大型又可循環利用的物料,花店是會收回的,且政府規定了要在廿四小時內收回;外形大方得體又不笨重,有可放在室內的鮮花籃和絲花籃,此類花店不需回收,而絲花籃更可作長期擺放;平日私人送禮的,則可選擇鮮花束、禮盒鮮花或花果籃,既大方又漂亮;花鐘及花車是專為婚禮而設的,可以給新人送上祝福和留下甜蜜美滿的回憶;圖案花圈是很花心思的設計,多用於宗教儀式;橫額,又稱為彩排,多見於周年慶典,製作需時長,但現在已經很少人訂做;還有在儀式中為嘉賓配戴的襟花;而其他美工產品還有人造植物、商標和禮堂字。

佔平日生意數量最多的,是恭賀新店開張和展覽開幕而訂造的花牌、門口鮮花籃、室內鮮花籃和室內絲花籃,李光記的忙碌程度,主要受開幕儀式的多寡影響。若訂單過多,就算通宵兩晚也要完成。之前有一家新食肆開業,訂單多得很,他就熬夜了一次。

由於顧客要見到的是新鮮的花卉,所以即使在多天前就收到訂單,花店亦只可提前把上、下款及祝福的字句等寫好或用計算機制作及列印出來,然後等到送貨前一天再插花。之後,漂漂亮亮的成品就會乘坐專車到達現場,向主人家表示祝賀。所謂的“專車”,其實就是李光記花店的兩輛貨車。

在澳門街,50年代至70年代的國慶日前後,都可在多處見到五光十色的牌樓。它們外貌規矩,以嚴肅地聳立著的姿態,與市民一同為祖國的生辰歡呼。李先生說:“我都有做過牌樓,但是我爸爸做主力,我從旁協助。”也就是說,李光記除了經營鮮花禮儀業務外,也涉足“搭牌樓”這項工程。

儘管牌樓已經在澳門街消失了影蹤,李光記也沒有再做這項功夫,但有一種大型的橫額可算是現在最難安裝的產品了。這種橫額一般一個人是安裝不來的,通常要三至四人合力,但也非常吃力。李先生表示,他爸爸經營時,就曾經有一位員工因在高處掛橫額時,失足跌了下來,不幸失去工作能力。

由於這是力氣工作,故李光記聘用的多數是男性,只有一名是女的。另一方面,據李先生解釋,以前聘用過的女性,多數過了幾個月後,都因手部患上過敏症而辭職收場,故以後也較少聘用女性。

早期李光記花店製作的花牌

花店會根據需求,從世界各地購入鮮花,也常向澳門的批發商取貨。由於鮮花的美麗有時限,故一般只會取足夠貨量,即買即用,以免浪費。

現在,多數花卉都是在溫室栽培的,所以我們常可買到一些“不合時節”的鮮花,而產品也沒有以前那麼明顯的季節變化。

在大時大節,如春節、情人節、母親節等,社會對鮮花產品的需求上升,年年如是,想必花店會賺大錢吧。其實不然,在此期間,花店的盈利並不十分可觀。因為鮮花的來貨價會比平日高幾倍,有時也會出現鮮花短缺及品質欠佳等問題,導致有生意來也接不到。而到了農曆七月,傳說此時鬼門關大開,陰間的鬼魂會來到陽間,令陽間也彌漫著陰森與恐怖。人們在此陰霾下,認為七月是凶月,傳統上不宜舉辦喜慶活動,應可避則避,可免則免,故此,需要鮮花禮儀服務的人也會相應減少,這就是花店生意的淡季了。

良性競爭,前衛經營

同行如敵國,在面積小小的澳門,花店眾多,相互競爭在所難免。然而,它們競爭的方法十分簡單和老實──把產品做到最好,用手藝說話。製作鮮花禮儀產品,有一定的成本,減價只會加重花店負擔,于長遠不利。而且價格低了,用料和心思隨之大打折扣,若產品外觀惡劣,連製作人自己那關也過不了,顧客又會如何看待呢?所以李光記對價格控制得十分嚴格,為的就是給顧客送上鮮明亮麗,從而帶出歡欣笑臉,更重要的是──做出產品應有的品質和保持良好的商譽。可見,它們的良性競爭將會推動鮮花業的進步,商店和顧客雙贏。

李光記花店

雖然李光記可算是澳門花店界的老前輩,但它的宣傳及經營手法一點也不落伍,反而在澳門帶領了一個潮流,就是花店的網站——李光記乃澳門第一間開通自己專門網站的花店。

開設網站的想法是李展圖先生提出來的。當時他見到其他地方如台灣的花店,很多都有自己的網站,店家可以把自家的資料如花卉種類、產品樣式、訂購方法等放到互聯網上,顧客通過流覽網站,足不出戶就可知道花店的資訊,又可立即下訂單。李先生認為此舉頗有趣,而且在澳門也有高度的市場價值,便於2001年開通了花店的網站。

網站一成立,就引起了社會的注意。電台、報章都邀請李先生做專訪,大家都對老字型大小的網站感到莫大的興趣。李先生說,開通網站的目的,是為了讓顧客足不出戶就可以了解到花店的各類資訊,選擇自己喜歡的產品然後下訂單。

不過,李光記網站內並沒有網上訂購的服務,顧客大多數是以打電話和發傳真的方式訂購產品。其中,電話生意占八成。在該網站內,顧客可從“公司簡介”及“業務簡介”中更了解李光記,也可獲取在本澳及海外的訂購方法,而且還可以獲知各種花的花語,還可以在網站上給花店留言提出意見。

結語

雖然鮮花的壽命不可能維持數十年,但李光記不間斷地用幾十年的日夜,去幫助鮮花發揮她們的長處,把鮮花最動人的一面呈現在大家眼前。然而,隨著社會各方面的變化,顧客需求、人力資源、可用面積等的可預見改變,加上需要不停提升的競爭力,為花店帶來很多困難的變數。另外,由於沒有新人入行,當現在這一輩退休後,就不會再有人做橫額、中式的大花牌等,產品就不會像現在那麼多元化了。

李先生仍然期盼,把李光記持續發展下去,為澳門的鮮花禮儀業帶來新氣象。

 

 

1

澳門老街道——南灣街(Rua da Praia Grande)

2018年7月13日
南灣街,位於澳門半島東南部,是昔日澳門南灣海岸。今位置由羅飛勒前地起,至嘉思欄馬路與葡京路之間止;是澳門的商業、政治中心。在1869年時,澳葡政府將其正式命名為南灣街,且在1995年時將其改名為南灣大馬路(Avenida da Praia Grande)。
2

城牆舊跡

2018年7月6日
1568年,澳門葡萄牙人首次興建城牆,目的是防範曾一本等海盜接連不斷的入侵,雖然後來部分已建成的城牆被中國官府拆毀,但也奠定了以後澳門城牆的大致界址。至17世紀初,荷蘭人不斷侵犯澳門,居澳葡人開始加強防禦工事的建設,開始着手興建大規模的城牆。雖然當時城牆防禦對象是荷蘭人和海盜,但也針對來自城牆以北的華人對其居留地的威脅。又由於此舉侵犯了當時中國政府對澳門的主權,故城牆被府勒令拆除。所以澳門城牆經歷了幾次修了拆、拆了修的過程。
3

康公誕與內港的同步變遷

2018年6月29日
康公廟雖已不像昨日般興盛,但仍然在不少街坊心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同時也是澳門中西相容文化的構件之一,康公誕也順應著歷史的潮流,以合適的模式繼續傳承下去。
4

路環“疍家”

2018年6月22日
路環靠近十字門,優越的海洋地理位置於過去吸引了不少“疍家”漁民到路環舊碼頭附近停泊休息,上岸攤賣漁獲,或在岸上擔些食水到船上,或買些生活必需品。需要的話,他們更會光顧荔枝碗的船廠,維修他們的漁船。
5

鮮花禮儀業的長輩──李光記花店

2018年6月13日
李光記是本澳一家較老的花店,經營之初,產品種類少,款式傳統,只有一些較舊式的花樣。至今,為迎合社會需求及滿足顧客的品味,已經發展出十多種產品以及不同的款式,而傳統的產品仍然繼續生產,所以品種真是多得令人眼花繚亂!
6

光輝歲月——譚公誕

2018年6月8日
每年的譚公誕,百席盆菜宴,讓歡樂的氣氛席捲路環,讓參與者無不盡興而歸,讓暖暖的人情味感動人心,更讓“路環光輝四月八”在一片喜悅聲中圓滿結束。
7

用堅持和耐心打造成的蝦醬

2018年6月1日
廣興隆蠔油蝦醬,位於氹仔巴波沙總督前地,一家飽經百年滄桑的蝦醬名店,為澳門僅存古法蝦醬的生產地。每當經過人聲沸鼎的豬扒包名店“大利”時,總會被它附近一股濃烈的蝦醬味所吸引;跟住香味走,便會發現一家外形古樸的“廣興隆蠔油蝦醬”悄悄立於人前;門前還放著幾個曬蝦醬的大缸,深紫色的蝦醬,伴隨鮮味的鹹蝦香,令人食指大動。
8

四月八,條條醉龍舞起來——澳門“魚行醉龍節”

2018年5月25日
四月八舞醉龍的背後,是魚行行友的百年世代傳承與堅守。有了傳承與堅守還遠遠不夠,怎麼樣才能使 “魚行醉龍節”一代代弘揚與發展下去呢?澳門魚行人在深思並且在行動。
9

服務製衣工會五十載

2018年5月18日
2008年,澳門製衣工會已與工友們共同邁進五十年的歲月,然而,五十歲在人類的壽命中,也算是到了晚年,但對於一個工會來說,只要有一群積極發展會務的人,五十歲也是盛年。蕭麗明女士便是與工會共度五十載,是工會的創會會員之一,積極拓展會務和為工友取爭合理的權益。
10

天后寶誕:社區神的信仰力量

2018年5月11日
天后寶誕是媽閣街坊最大的定期性社區集會,是媽閣社區集體娛樂活動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項目。天后娘娘是傳統媽閣社區的集體象徵,對阿媽的崇拜儀式在過去一百年間已經成為社區宗教生活的中心。天后娘娘早已成為媽閣街坊心目中最重要的社區神了。

光輝歲月——譚公誕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6月8日
每年的譚公誕,百席盆菜宴,讓歡樂的氣氛席捲路環,讓參與者無不盡興而歸,讓暖暖的人情味感動人心,更讓“路環光輝四月八”在一片喜悅聲中圓滿結束。

用堅持和耐心打造成的蝦醬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6月1日
廣興隆蠔油蝦醬,位於氹仔巴波沙總督前地,一家飽經百年滄桑的蝦醬名店,為澳門僅存古法蝦醬的生產地。每當經過人聲沸鼎的豬扒包名店“大利”時,總會被它附近一股濃烈的蝦醬味所吸引;跟住香味走,便會發現一家外形古樸的“廣興隆蠔油蝦醬”悄悄立於人前;門前還放著幾個曬蝦醬的大缸,深紫色的蝦醬,伴隨鮮味的鹹蝦香,令人食指大動。
專題, 專題系列

四月八,條條醉龍舞起來——澳門“魚行醉龍節”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澳門魚行是擁有過百年的歷史、因每年舉辦舞醉龍活動而聞名於全澳的一個社團。20世紀80年代末,經“鮮魚市販職工聯合會”與“海產魚商總會”的一些元老魚欄商的醞釀籌備,聯合組成了“鮮魚行總會”。 1990年1月1日,澳門鮮魚行總會正式成立。

鮮魚行總會為擴大團結,辦好福利事業,下設營地街市、紅街市、水上街市、下環街市、佑漢街市、台山街市、雀仔園街市等七個鮮魚福利會,及為搞好行友業餘生活,特設鮮魚武術健身班、醉龍醒獅團等基層組織,此外每年均舉辦春節敬老、魚行傳統節日“醉龍醒獅大會”、旅行、慶祝國慶酒會、公益金百萬行及慶祝澳門回歸聯歡聚會等活動。在鮮魚行總會帶領下,魚行各項活動規模更為擴大。他們繼承了魚行的優秀傳統,年年組織四月八舞醉龍,派龍船頭長壽飯,堅持不輟,並且越搞越好,名氣越來越大,深受本澳及世界各地遊客的歡迎。

澳門魚行醉龍醒獅大會演出誌慶現場

“魚行醉龍節”

中國傳統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它凝聚著中華民族的精神.影響著中華民族的發展。其中,重品尚和、自強不息、博愛大眾、講求和諧、增強凝聚力,是中華傳統文化中最鮮明與持久的傳統之一,至今仍有著強大的生命力。 澳門“魚行醉龍節”,就是中華傳統文化園地裡的豔麗花朵。

在我們訪談團隊訪談時的2010年底至2011年初,可以說澳門市民還不太清楚“魚行醉龍節”這個詞,但是一講起澳門的舞醉龍,恐怕就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舞醉龍,在澳門紮根與傳承已過百年,它最早起源在廣東省香山縣,相傳數百年前,香山之地山嵐瘴氣長聚不散,毒蟲猛獸四處出沒,某一年,民間瘟疫流行,鄉民於農曆四月初八向佛祖求助,他們抬著佛像路過河邊時,河中突然躍出一條大蛇,一位和尚正在喝酒,見狀上前將蛇截為三段,蛇血流入溪中……奇跡出現了——蛇血流滲之處,長出一種小灌木植物(欒樨樹),鄉民舀溪水配以欒樨葉飲用,百病消除,於是他們將大蟒喻為神龍,以後每年四月八,鄉民舞木龍以謝神恩,並伴以煮龍船頭飯,祈求風調雨順、消弭水禍、百病不侵、老少平安,還以欒樨葉造成欒樨餅,作為應節小吃,以圖吉利。[1]

隨著香山縣的不少人漸漸移居澳門,從事漁業和魚類買賣的魚業,他們中的一些人也將四月八舞龍的習慣帶到了澳門。背井離鄉,一年辛苦,到了農曆四月八這一天, 魚行行友們必須上街舞動一番醉龍,樂和一天,體現的是遊子心,思鄉情。年年舞龍的過程中,澳門魚行的舞龍也漸漸具備了自己的特色,這就是龍分龍頭、龍尾兩截,舞龍中伴以飲酒醉舞的動作。

舞醉龍,2002,選自《歷史的跨越 – 紀念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頒佈十周年圖片集》

百年延續,澳門舞醉龍已獨樹一幟。

構成整個“澳門魚行醉龍節”的,當然不僅僅是舞醉龍這個環節,它還有其他重要的內容,如四月八當日要為醉龍開光、點睛,之後是澳門各街市大巡遊、醉龍醒獅采青,而最重要的,就是派“龍船頭長壽飯”。年年四月八,魚行行友們組織起來,捐錢捐物,忙碌通宵,又煮又炒,從派幾千份到幾萬份,無怨無悔,年年堅持。澳門市民扶老攜幼,排隊幾小時領取龍船頭飯,所祈求和期盼的就是一個好彩頭,劉洪老人詮釋說,“就是祈求身體健康,大家開開心心,小孩子快長快大。”

又見四月八,又見舞醉龍

年年四月八,行友們走上澳門街頭與各街市,鑼鼓喧天,鞭炮齊鳴,一對對醉龍在行友們手中舞動起來, 龍頭、龍尾互相呼應,雙蒸酒飲入舞龍的行友口中,又噴向天空,灑下陣陣酒雨,引來市民、遊客的陣陣歡呼。在營地街市、紅街市、水上街市,眾多行友忙忙碌碌,準備米飯、齋菜,架火烹煮,裝入大盆,分成小盒,龍船頭飯長壽飯新鮮出爐。每到四月八,一大早,澳門市民不分老少,無論烈日,無論風雨,無不歡天喜地,按序排隊數小時,等候領取龍船頭長壽飯。

四月八,是魚行人的節日,是澳門市民的節日。

列為國家級非遺項目

前面我們為什麼說到訪談時澳門人可能並不清楚啥是“魚行醉龍節”?那是因為我們訪談時,國家級的非遺項目尚未公佈。

2011年6月,國務院正式公佈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澳門特區的“道教科儀音樂”、“南音說唱”與“魚行醉龍節”三項目成功入選,其中“魚行醉龍節”列為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擴展項目:民俗18 Ⅹ-85 民間信俗。

我們的整理稿寫作時,大好消息已然公佈,因此我們的訪談稿標題及內容就有了“魚行醉龍節”字樣。

代代傳承

四月八舞醉龍的背後,是魚行行友的百年世代傳承與堅守。有了傳承與堅守還遠遠不夠,怎麼樣才能使 “魚行醉龍節”一代代弘揚與發展下去呢?澳門魚行人在深思並且在行動。他們在不斷培養青少年了解澳門醉龍,參與舞醉龍活動,理解這些民俗活動中所包含的真正意義和文化真諦,懂得其中的價值所在,自覺承擔起傳承的重任,而不是僅僅看看熱鬧、走走過場。

澳門不少傳統民間民俗項目,都具有古色古香、原汁原味的特色,不走味不走形,具備中華傳統民間文化的“標本”意義,可以肯定地說,澳門“魚行醉龍節”就是其中之一。

魚行醉龍節盛況
1

澳門老街道——南灣街(Rua da Praia Grande)

2018年7月13日
南灣街,位於澳門半島東南部,是昔日澳門南灣海岸。今位置由羅飛勒前地起,至嘉思欄馬路與葡京路之間止;是澳門的商業、政治中心。在1869年時,澳葡政府將其正式命名為南灣街,且在1995年時將其改名為南灣大馬路(Avenida da Praia Grande)。
2

城牆舊跡

2018年7月6日
1568年,澳門葡萄牙人首次興建城牆,目的是防範曾一本等海盜接連不斷的入侵,雖然後來部分已建成的城牆被中國官府拆毀,但也奠定了以後澳門城牆的大致界址。至17世紀初,荷蘭人不斷侵犯澳門,居澳葡人開始加強防禦工事的建設,開始着手興建大規模的城牆。雖然當時城牆防禦對象是荷蘭人和海盜,但也針對來自城牆以北的華人對其居留地的威脅。又由於此舉侵犯了當時中國政府對澳門的主權,故城牆被府勒令拆除。所以澳門城牆經歷了幾次修了拆、拆了修的過程。
3

康公誕與內港的同步變遷

2018年6月29日
康公廟雖已不像昨日般興盛,但仍然在不少街坊心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同時也是澳門中西相容文化的構件之一,康公誕也順應著歷史的潮流,以合適的模式繼續傳承下去。
4

路環“疍家”

2018年6月22日
路環靠近十字門,優越的海洋地理位置於過去吸引了不少“疍家”漁民到路環舊碼頭附近停泊休息,上岸攤賣漁獲,或在岸上擔些食水到船上,或買些生活必需品。需要的話,他們更會光顧荔枝碗的船廠,維修他們的漁船。
5

鮮花禮儀業的長輩──李光記花店

2018年6月13日
李光記是本澳一家較老的花店,經營之初,產品種類少,款式傳統,只有一些較舊式的花樣。至今,為迎合社會需求及滿足顧客的品味,已經發展出十多種產品以及不同的款式,而傳統的產品仍然繼續生產,所以品種真是多得令人眼花繚亂!
6

光輝歲月——譚公誕

2018年6月8日
每年的譚公誕,百席盆菜宴,讓歡樂的氣氛席捲路環,讓參與者無不盡興而歸,讓暖暖的人情味感動人心,更讓“路環光輝四月八”在一片喜悅聲中圓滿結束。
7

用堅持和耐心打造成的蝦醬

2018年6月1日
廣興隆蠔油蝦醬,位於氹仔巴波沙總督前地,一家飽經百年滄桑的蝦醬名店,為澳門僅存古法蝦醬的生產地。每當經過人聲沸鼎的豬扒包名店“大利”時,總會被它附近一股濃烈的蝦醬味所吸引;跟住香味走,便會發現一家外形古樸的“廣興隆蠔油蝦醬”悄悄立於人前;門前還放著幾個曬蝦醬的大缸,深紫色的蝦醬,伴隨鮮味的鹹蝦香,令人食指大動。
8

四月八,條條醉龍舞起來——澳門“魚行醉龍節”

2018年5月25日
四月八舞醉龍的背後,是魚行行友的百年世代傳承與堅守。有了傳承與堅守還遠遠不夠,怎麼樣才能使 “魚行醉龍節”一代代弘揚與發展下去呢?澳門魚行人在深思並且在行動。
9

服務製衣工會五十載

2018年5月18日
2008年,澳門製衣工會已與工友們共同邁進五十年的歲月,然而,五十歲在人類的壽命中,也算是到了晚年,但對於一個工會來說,只要有一群積極發展會務的人,五十歲也是盛年。蕭麗明女士便是與工會共度五十載,是工會的創會會員之一,積極拓展會務和為工友取爭合理的權益。
10

天后寶誕:社區神的信仰力量

2018年5月11日
天后寶誕是媽閣街坊最大的定期性社區集會,是媽閣社區集體娛樂活動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項目。天后娘娘是傳統媽閣社區的集體象徵,對阿媽的崇拜儀式在過去一百年間已經成為社區宗教生活的中心。天后娘娘早已成為媽閣街坊心目中最重要的社區神了。
專題, 專題系列

服務製衣工會五十載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2008年,澳門製衣工會已與工友們共同邁進五十年的歲月,然而,五十歲在人類的壽命中,也算是到了晚年,但對於一個工會來說,只要有一群積極發展會務的人,五十歲也是盛年。蕭麗明女士便是與工會共度五十載,是工會的創會會員之一,積極拓展會務和為工友取爭合理的權益。

蕭麗明

生活艱辛 顛沛流離

我叫蕭麗明,原籍中山石岐,1937年在澳門出生,小時候與父母、哥哥、姊姊和兩個弟弟居住在下環街58號,過著“十二家房客”的生活。我小時候常在媽閣廟玩,沿海有一塊奇怪的石頭,就算你怎樣從上面滾下去,都不會弄傷自己,真是十分有趣。

我父母從事銷售海產,生活雖然貧窮但過得很愉快,但後來父親的舖位沒有了,一家人便回鄉生活,過著十分艱難的日子。後來父親也不幸逝世,靠著母親獨力承擔著一家五口,得到姑姐的幫忙才能勉強維持生活。當年我們如果有一口白米吃,已是感到無比幸福了!

小時候生活雖然十分艱辛,但媽媽對我們非常溫柔慈愛,最記得媽媽弄些谷糠、糉子的小食給我吃,那種美味已無法再次品嚐一番了!受媽媽的影響,我也常常幫忙姐姐紡紗,負責把棉花打成細線,一絲不苟的慢慢地工作著。就是這樣,我在不知不覺間,接觸了製衣業。

當時中國的社會十分混亂,在街頭上可以看到很多的死屍,如果在街上吃東西,便會有人過來搶你手上的食物。

由於在鄉下的生活也很艱難,後來到了解放時期,我媽媽與其中一個弟弟先回澳門,哥哥去了行船,我與另一個弟弟到了五十年代重返澳門。

回到澳門,我們的生活仍然十分困苦,在下環街市排隊購買白米、麵包、食用油等日用品時,有一些可惡的人會刻意潑水灑在排前頭的人身上,令他們無法購買那些日常用品,從而插隊。我也曾經遭遇過這樣卑劣的行為。

上學也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因為家庭經濟困難,我只是斷斷續續地上了幾年學。在鄉下時也曾讀過幾年書,回到澳門,因為我家姐是婦聯會員的關係,所以我也能在婦聯識字班讀夜班課程。後來我過香港工作期間,在聖師學校也讀了幾年書。

我十四五歲便過了香港,暫住在阿姨的家中,真正開始從事製衣業。

勞資糾紛 團結獲勝

我在香港工作時,有幸得到管工和香港內衣工會的幫忙,找到了一份負責拉腳工序的工作,而且內衣工會熱心地提供了一些裁剪的器具。到了1956年,由於澳門大鵬製衣廠缺乏一群熟手的拉腳工人,管工便帶我和其他製衣工人過來澳門發展。在澳門,工作環境好了很多,有吃有住,日子過得很開心,但不久後管工便叫我們一起返港了。

回港後不久,有位工友託我回澳門日昇製衣廠幫忙,我答應了,再次回到澳門。兜兜轉轉,我也意料不到,這次的回澳是我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折。

我在日昇製衣廠內工作了一段時間,遇上廠長對員工開始無理減薪、裁員,工友們不肯讓步,紛紛起來抗議廠方的壓榨性行為,工友們便選出七個代表與資方談判。但廠方不理會工友的要求,還開除了七個工友代表,這一行為引起了全廠工友的非常不滿,全廠工人停工停產,支持工人代表復工。廠長於是請來黑社會恐嚇工友,令這一勞資事件進一步惡化。

那時候,工友們缺乏經驗,根本不知道該怎樣處理,我們幾經相議。有一次我與其他工友代表到長命橋商議對策,慶幸得知有一名工友的母親是旅業工會的會員,我們就拜託旅業工會相助,之後又得到工聯的協助,工友代表與工聯和旅業工會的代表,以製衣工會的身份與廠方談判。廠長無可奈何之下,答應了勞方的要求,請來香港的廠房老闆到澳與工友談判。工友代表很坦率地將所有事情告訴廠房老闆,那個老板很開明,高談闊論的。

後來工聯給予我們一些建議,教我們到市行政局投訴資方的不正當行為,而市行政局亦根據實際情況判資方應負全部責任,最後事情終於完滿解決,工友們的團結贏取了自己應用的權利。

聯繫工友 創立內衣工會

經過這次勞資事件,工友們都意識到,只有團結起來,通過工會作為平台,才能爭取和保障自身的權益。經幾個月的籌備和工聯的協助,於1958年11月在工人康樂館中,澳門內衣工會正式成立,我們有了一個為製衣工人謀福利的家。

到了七十年代,受到國外的因素影響,歐美各國限制進口配額制度,反而令澳門製衣業得到保障;而且大量緬甸、泰國華僑來澳,帶來廉價的勞動力,澳門的製衣業因此得到很大的發展,產品日趨多樣化,除了原來生產的恤衫、睡衣褲、西褲及牛仔褲外,還增加了棉織衫、風褸、太空褸等款式。

當時的內衣工會,認為要適應行業的發展,更好地團結各廠的工友,我們通過了決議,把 “澳門內衣工會”正式改名為 “澳門製衣工會”。

蕭麗明(左四)與工友合影留念

製衣工會

經過那次的勞資事件後,我離開了日昇製衣廠,轉向規模較小的工廠工作。因為我當時有工會背景,所以受到廠方的歧視甚至留難,但是我認為工會工作要堅持。即使在懷孕期間,我也沒有忘記工會,時常參與處理會務,日間我要走去各廠聯繫工友,晚間放工後就回工會處理各項事宜,工會就是我自己的家。

我後來暫時在朋友阿冰的天成製衣廠做指導員工作,兒女就拜託姊姊和請婆婆照顧。做了幾年後,轉去黑沙環的青松工廠做棉織工作,幾年後,又轉去了德祥製衣廠做棉織工作。在幾次的轉換工作環境中,我一直都在每間廠中積極組織工友參與會務,幫助他們處理勞資事件,為工會拓展了很多工作人員,團結了很多工友。

工會成立初期,甚麼事也要靠自己。在1962年期間,由於國內自然災害嚴重,很多製衣工人沒有工作,工會也沉寂了一段時期。 幸好工友們都很熱愛工會,經過一番的努力和奮鬥,1964年,製衣工會再次強盛起來,其他工會的人說我們是“醎魚返生”。

我們製衣工會曾經數次搬遷。工會成立初時,會址設在新馬路1號N三樓,後來由於會員人數逐漸增多,在1966年4月,會址遷往沙梨頭海邊街17號二樓(即現在的樂詩大廈旁),汽機工會讓二樓給我們辦工,但那裡的空間是不足夠的,只是作暫時的棲身所。

到了七十年代,澳門製衣業的發展空前繁盛,工會也累積了很多的會員,會所不敷應用,所以1974年4月,工會遷往比原來大五倍多的海邊新街61號(即舊勞校小學分教處),地方大了很多,我們的班組活動也活躍起來了!一樓有乒乓球室、點心班等,二樓有跳舞室,三樓有基訓室、武術班。初初搬入新會所時,適逢德祥製衣廠放九天的長假,很多工友義務地回工會幫忙裝修、搬運傢俬等,好不熱鬧。

1987年,製衣工會與其他七個兄弟工會(珠塑五金、炮竹業、樟木槓工會、織造工會、香業工會、手工業工會、鞋業工會)組成 “澳門製造業總工會”,會址設在工人康樂館,製衣工會也於1986年遷往該處的三樓。後來工人康樂館因日久失修而成為危樓,製衣工會便遷回海邊新街61號,但我們只能在地下舖位處辦公。

因應會務的發展,製衣工會在2005年搬到現在的會所──提督馬路45─47號能昌大廈地下。

一件長工事件

我在1998年退休了。我在工會已經工作了四十年,曾擔任過工會不同的職務,協助工友解決了很多大大小小的、不同種類的勞資事件。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件長工事件……

那是一名工友長期幫雇主簽文件的案件。有一次雇主欺騙他,叫他簽一份葡文文件,後來雇主不承認這份文件上的簽名,控告那名工友私自以他的名義簽署文件。工友的同事們因不敢與雇主作對,都不太願意為那名工友據理力爭。

困難中,大家得到宋玉生先生和製衣工會的幫忙,工友們才敢與雇主對抗,向勞工局投訴雇主的欺騙行為。事後,那名雇主想把事主和協助的工友全部解雇,而工友們也不再願意為那名雇主做事。經勞工局與雇主相議後,雇主需要賠償所有被解雇員工的薪酬。

那個雇主最可惡的地方,就是明明清楚要賠償很多被解雇員工的工資,但他卻拿出一張支票,而且還要製衣工會的人到銀行兌現給工友們。這種故意為難員工的行為,非常令人討厭!

雖然我已經退休,對工會的事務依然牽掛在心,需要我為工會做什麼,我也不遺餘力。樂於助人,樂於服務社會,是我幾十年的人生信念。

1

澳門老街道——南灣街(Rua da Praia Grande)

2018年7月13日
南灣街,位於澳門半島東南部,是昔日澳門南灣海岸。今位置由羅飛勒前地起,至嘉思欄馬路與葡京路之間止;是澳門的商業、政治中心。在1869年時,澳葡政府將其正式命名為南灣街,且在1995年時將其改名為南灣大馬路(Avenida da Praia Grande)。
2

城牆舊跡

2018年7月6日
1568年,澳門葡萄牙人首次興建城牆,目的是防範曾一本等海盜接連不斷的入侵,雖然後來部分已建成的城牆被中國官府拆毀,但也奠定了以後澳門城牆的大致界址。至17世紀初,荷蘭人不斷侵犯澳門,居澳葡人開始加強防禦工事的建設,開始着手興建大規模的城牆。雖然當時城牆防禦對象是荷蘭人和海盜,但也針對來自城牆以北的華人對其居留地的威脅。又由於此舉侵犯了當時中國政府對澳門的主權,故城牆被府勒令拆除。所以澳門城牆經歷了幾次修了拆、拆了修的過程。
3

康公誕與內港的同步變遷

2018年6月29日
康公廟雖已不像昨日般興盛,但仍然在不少街坊心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同時也是澳門中西相容文化的構件之一,康公誕也順應著歷史的潮流,以合適的模式繼續傳承下去。
4

路環“疍家”

2018年6月22日
路環靠近十字門,優越的海洋地理位置於過去吸引了不少“疍家”漁民到路環舊碼頭附近停泊休息,上岸攤賣漁獲,或在岸上擔些食水到船上,或買些生活必需品。需要的話,他們更會光顧荔枝碗的船廠,維修他們的漁船。
5

鮮花禮儀業的長輩──李光記花店

2018年6月13日
李光記是本澳一家較老的花店,經營之初,產品種類少,款式傳統,只有一些較舊式的花樣。至今,為迎合社會需求及滿足顧客的品味,已經發展出十多種產品以及不同的款式,而傳統的產品仍然繼續生產,所以品種真是多得令人眼花繚亂!
6

光輝歲月——譚公誕

2018年6月8日
每年的譚公誕,百席盆菜宴,讓歡樂的氣氛席捲路環,讓參與者無不盡興而歸,讓暖暖的人情味感動人心,更讓“路環光輝四月八”在一片喜悅聲中圓滿結束。
7

用堅持和耐心打造成的蝦醬

2018年6月1日
廣興隆蠔油蝦醬,位於氹仔巴波沙總督前地,一家飽經百年滄桑的蝦醬名店,為澳門僅存古法蝦醬的生產地。每當經過人聲沸鼎的豬扒包名店“大利”時,總會被它附近一股濃烈的蝦醬味所吸引;跟住香味走,便會發現一家外形古樸的“廣興隆蠔油蝦醬”悄悄立於人前;門前還放著幾個曬蝦醬的大缸,深紫色的蝦醬,伴隨鮮味的鹹蝦香,令人食指大動。
8

四月八,條條醉龍舞起來——澳門“魚行醉龍節”

2018年5月25日
四月八舞醉龍的背後,是魚行行友的百年世代傳承與堅守。有了傳承與堅守還遠遠不夠,怎麼樣才能使 “魚行醉龍節”一代代弘揚與發展下去呢?澳門魚行人在深思並且在行動。
9

服務製衣工會五十載

2018年5月18日
2008年,澳門製衣工會已與工友們共同邁進五十年的歲月,然而,五十歲在人類的壽命中,也算是到了晚年,但對於一個工會來說,只要有一群積極發展會務的人,五十歲也是盛年。蕭麗明女士便是與工會共度五十載,是工會的創會會員之一,積極拓展會務和為工友取爭合理的權益。
10

天后寶誕:社區神的信仰力量

2018年5月11日
天后寶誕是媽閣街坊最大的定期性社區集會,是媽閣社區集體娛樂活動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項目。天后娘娘是傳統媽閣社區的集體象徵,對阿媽的崇拜儀式在過去一百年間已經成為社區宗教生活的中心。天后娘娘早已成為媽閣街坊心目中最重要的社區神了。

天后寶誕:社區神的信仰力量

專題 2018年5月11日
天后寶誕是媽閣街坊最大的定期性社區集會,是媽閣社區集體娛樂活動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項目。天后娘娘是傳統媽閣社區的集體象徵,對阿媽的崇拜儀式在過去一百年間已經成為社區宗教生活的中心。天后娘娘早已成為媽閣街坊心目中最重要的社區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