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西藏的美好永存

九月中旬的西藏,有些地勢較高地方已經飄雪;我們離開珠峰的兩日後,日喀則已經傳來封山的消息,我們慶幸沒有白走一趟;十月初,遊人已經不可能進入珠峰周邊地帶。

生活在澳門的人們,相信完全無法想像此後的半年時間裡,只能生活在白茫茫的一片天地中。文學作品中的想像是詩意的,“白茫茫一片真乾淨”;又或者我們都被電視劇的浪漫情節荼毒了:打雪仗、擲雪球追逐、一起在雪地上翻滾……

遍野綻放的格桑花,是西藏的市花。
碩大的芍藥花令人驚艷

夏秋時節的藏區無疑是美得留人腳步,但倘若一年之中有過半時間處身漫天風雪中、困在火塘邊無所事事、無聊得想找個人吼一吼也不可能。我就只有慶幸沒有投胎到這片雪域高原當一名藏女,真是三生修來的福氣。

我明白,世間上總會有人希望把地球上每一個角落都能走遍、把每一片藍天白雲都能收藏到生命記憶裡、把每一種奇風異俗都能親身體驗。這在交通發達的今日,似乎不算是一種奢侈的願望。

這個小男孩很黏我,我們似乎特別有緣。
活潑可愛的小女孩,爸爸是漢人,媽媽是藏人。

不過,曾在哪本書上看到有句話:沒有我必須要去遊覽的地方、沒有我必須要去欣賞的美景。是的,西藏,並不是人人必去的旅遊勝地;西藏,並不是適宜大力發展旅遊之地。雖然,它很美。

匆匆十二天的西藏行,遊經的地方其實很少,所看到的美景其實不算多,很多更美麗的地方還未能去到;甚至,我因為私心裡認同上述的那句話,因而認同行程安排上不去搞繁瑣簽證手續的南伊溝,雖然聽說那裡很美;不去令人看得心驚肉跳的天葬台水葬台,甚至在大昭寺看到遊客被當地人追罵時有點悔悟到此一遊;故而,我對西藏的了解並非深透,更無權對西藏旅遊業指手劃腳說甚麼話。

門前寫有倉央嘉措詩句招徠的特色民宿

但,以西藏目前的社會公共設施及國人出遊質素來論,這一片罕有未被人群踐踏的原始大地,實在好應該繼續保有這種原始的不宜人居、原始的質樸寧靜、原始的天人共存。

我相信,生活在這片大地上的原居民,應該保有不被公然偷窺的生活、應該保有不被雜沓腳步滋擾的寧靜聖湖、應該保有不被低質現代建築破壞的美麗天際線。

布達拉宮的光影長留心中
作者
wing

活着,就要快樂;

旅行,就是尋找快樂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