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路上的雲和雨

喜歡去旅行和拍照的人,無一例外會被千姿百態的雲所吸引,尤其當飛機在厚厚的雲層上空飛的時候。我喜歡坐飛機的舷窗邊位置,也是這個原因。

尼洋河上自由舒卷的白雲

這次去西藏,首站機程是從廣州飛成都。一路上晴空萬里,但在降落成都雙流機場前的半小時,飛機就一直在厚厚的雲上飛了。沒法想到用怎樣的詞語形容這厚厚的雲,飛機一直在它上面飛行,雲層沒有一些雲絮飄逸或流動,像是連綿不斷的白色絲綢鋪滿天際,平緩得像沒有起伏,沒有一絲的縫隙,太陽也沒法穿透其間,只得反射到雲的上空,令到雲的表面白得刺眼。天地間彷彿除了這架飛機,就只剩下這雲海了。難怪重慶有“霧都”之稱,成都則有“天無三日晴”之慨;夏日的上空蓋着這麼一床碩大無邊的棉被,陽光與空氣都被隔絕了!

天高雲淡,適宜讓腦袋放空。

從珠峰回來的路上,疲憊不堪然而也亢奮得很,於是我倚在車窗邊看雲。我們幾位同學都是讀中文出身,極富想像力,於是大家就忙不迭地給予各種想像中的名堂,當然也沒忘記拍照。

雲也有很多色階和心情

珠峰路上看到的雲,紋絲不動地懸在高空,雲髻高聳,儀態萬方,很富造型美。雲與雲間擠出的一小塊藍天,恍若極純極美的藍,很純淨卻也很溫潤地看不透。藏族人崇尚的綠松石中,最高質的便是“藍松”;於是我恍然領悟到,綠松石的藍,便就是雲朵中透露出來的那一片純粹的藍。有了它,白雲更白、天空更藍。

在珠峰的那個早上,下雪了,粉粉揚揚的,落到手上便消散無蹤;帶雪的雲,便是一大朵一大朵地浮在山腰、浮在頭上的。

江岸雲初霽
雪山、雲嵐,誰是主角?

最令我驚艷的,是在江孜山坳田野中看到的雨雲。

車行路上,遠遠望去,有一片雨簾高高懸掛在兩座山之間。雨雲很低很低,粗白的雨線直灑到地面上;雨線把雨雲和田野直接連在了一起,就像一幅只有經絡的巨大的紗巾;風吹過,吹動雨線,那連成匹的雨幕輕輕地搖拂,就像仙女列陣走過凡間,嬝娜嬝娜,仿如夢境。

作者
wing

活着,就要快樂;

旅行,就是尋找快樂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