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仔的往事(下)

“我話我嗰把係黑白波點長遮啊!穩把遮都穩咁耐!我仲要趕船啊”

“X你老X,少少嘢都做唔到!唔識搞event就咪搞!正一垃圾澳門!”

d402401

在排隊要取回物品的觀眾那此起彼落的責罵、唾罵和咒罵聲中,強仔、我,還有其他在儲物處做義工的同學仔努力想要湮滅他們的三昧真火,也不過杯水車薪。

皆因比賽當日天不作美,煙濛雨晦,觀眾大多帶了雨具,入場前必須寄存。學生們沒有受過訓練和指示就要當此重任。不知是哪位同學的靈機一觸,聲言為節省地方和方便歸類,應該將長傘放一處,短傘放一處。輾轉之間,一些同學又粗心大意弄失了掛在傘上的編號牌。一個半小時後,阿強還未來得及換班去看下半場,已經有提前離場觀眾前來索取自己的雨具。可是要從編碼混亂,標記錯漏的芸芸傘海中撈出一把,談何容易?於是漸漸積壓的人潮越來越多,一腔怒火統統傾倒在我們身上。

平日溫婉文靜的同學美美受不了眾人對她們父母的“親切問候”,縮在後台嚶嚶地哭了起來。性格火爆的同學阿豪是一名空手道黑帶高手,此刻也只得咬緊嘴唇,在粗口橫飛的戰場中自顧奔走,除了因自知理虧無話可說,也因不想直面澎湃的怒潮。唯獨強仔一個堅持在戰場的最前線──前台,不厭其煩地詢問對方物件的特徵(因為編號混亂,只能以特徵搜尋),解釋,道歉。他頭髮、面龐、白綠色校服都已濕漉漉一片,只不知那是他的汗水還是對面噴過來的口水。

U9945P54DT20130730110834

不知過了多久,人潮漸散,遺下已經被不耐煩的物主放棄的一片狼藉,和如喪孝妣席地而坐的我們。有同學憋不住滿腔的冤屈,眼淚如洩洪般止不住,哭訴那些觀眾沒水平、沒禮貌、沒同理心。只有強仔冷靜地回了一句:“的確係我哋沒經驗做得唔好。如果有下次,我一定搞得掂!”

中學畢業後,強仔留澳升學,我負笈北國。05年10月,忽然收到強仔從MSN上發來照片,原來他又報名成為東亞運的義工。照片拍攝地點還是氹仔運動場的寄存處前,只見強仔和他的團隊一身義工服,躊躇滿志。強仔留言給我:I told you, we can do it!

20150529171959216

也許是強仔影響了我。07年畢業回澳後,我也參加了亞室運的義工,擔任田徑賽的播音員。當時一同工作的還有兩位北京派來的廣播專家,意在為08京奧田徑賽廣播取經練兵。活動圓滿成功時,專家的一句話讓我記憶猶新:一個這麼微型的城市,靠著志願者能辦出這麼大型的國際活動,真不簡單啊!

不過強仔沒有和我相遇於亞室運。他到美國繼續升學、定居,而我則奮力打拼於職場。財富的增值和眼界的拓展讓我不再是昔日墊著腳尖想一睹球星風采的小夥子了。於是開始對一切都有了追求,有了抱負,漸漸偉大得覺得自己是世界的中心,身邊的一切都必須隨自己而轉動。稍感影響到自己就感到不滿,感到不滿就必須呱噪,然後怨恨這個世界變得冷酷而陌生,再也受不了這鬼地方,忽然羨慕起強仔在異國的寫意,心血來潮打開臉書想看看強仔現在是揸遊艇暢遊加勒比海,還是開小型飛機穿越大峽谷。

Boston marathon runners

可是沒有,強仔的臉書沒有我所憧憬的一切。他最新的update是參加了一項波士頓舉行的慈善馬拉松,為癌病兒童籌款。我茫然若失,如喪家犬般匆匆驅車回家。東望洋賽道的圍欄再次封上,戰車的呼嘯聲重新響起,可是那位謙卑地等待著解封歸家,為小城脈搏每一次悸動而默默付出的小男孩,已經跳進時間的狹縫,再也不回來了。

強仔的往事(上)

作者
雲思頓

三張野偽文青,慣在真庸俗和偽高尚之間煎熬,苦悶間偶以謬筆繪浮生,自製花生以娛己并眾好事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