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語不驚人誓不休,繼上次爆粗問候奧巴馬娘親後,最近又自比為屠殺猶太人的希特勒,誓要屠盡(他非常精準地使用了“slaughter”一詞)國內毒販,叫完聯合國fxxk off後再次公開詛咒奧巴馬下地獄。另一邊廂,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繼續信口雌黃,自稱逃稅(他的表達是“避稅”)是一種“smart”。昔日臭名昭著的“狂人”卡扎菲畢竟對政治的“江湖規矩”還稍有避忌,他老人家泉下有知,也要對這兩位狂界新秀甘拜下風。

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繼續信口雌黃,自稱逃稅(他的表達是“避稅”)是一種“smart”

東杜西特醜態百出,卻無損兩位狂人在本國的超高民望,讓好些人驚訝為什麼這樣連自己的舌頭都管不住周圍煽火頭的狂人,何以能統領/有望統領一國?對於有這樣疑問的年輕朋友,筆者建議他們去讀讀香港漫畫《火鳳燎原》,自有啟發。

128971693_14627924728851n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最近又自比為屠殺猶太人的希特勒,誓要屠盡國內毒販

《火鳳燎原》經常挑戰讀者對三國史的傳統印象。例如董卓不是傳聞中腦滿腸肥,色慾薰心的大肥佬,而是英姿颯爽、果敢險辣的梟雄。呂布不是有勇無謀的莽夫而是深謀遠慮的軍事奇才。作者借董卓之口以譏笑口吻告誡主角和讀者:你對我的一切想像,不過是我故意要讓你鬆懈的假象。你以為我光靠酒色財氣就能完全控制皇帝、駕馭猛將呂布、力抗關東群雄此等霸業?

董卓是不是真的如此,我不知道。但引致唐代中落的禍首安祿山的確是“扮豬吃老虎”的成功典範。安祿山在唐玄宗前始終扮作只有一片愚忠的野蠻胡人,至安史之亂事發,唐玄宗才發現祿山之爪所及,早從身旁的楊貴妃伸到李氏江山,後悔不已。

0
《火鳳燎原》的董卓不是傳聞中腦滿腸肥,色慾薰心的大肥佬,而是英姿颯爽、果敢險辣的梟雄

古語云“大智若愚”,聽者腦海中往往出現謹言慎行、明哲保身的內斂智者形象,如布袋和尚般笑對風雲。但是在民粹盛行的現代社會,“大智若狂”反是政客的最有效表演:大放厥詞叫“敢言”,粗口爛舌叫“夠真”,鼠目寸光、自私自利叫“維護本X利益”。反正贏了選票上台之後,完了演說下台之後,實際如何操作、檯底如何交易,該怎麼做還是怎麼做。其實,與其問這樣的人為何能上台,倒不如問是怎樣一種黑白顛倒的社會風氣,怎樣喪失理性的選民才造出這樣被捧為英雄的混世魔王。

4aa3c4e7c6c23682dff17fd422749bcd840a822b
老特摸著杯底歎道:“老杜,在蠢人面前扮蠢,真係好辛苦。”

也許若干年後,卸任的前總統特朗普(不要以為是開玩笑,目前多份預測均顯示特朗普會當選)在他於菲律賓新開的酒店VIP房內招待前總統杜特爾特。談笑風生之間,不需再為選票賣藝的老特摸著杯底歎道:“老杜,在蠢人面前扮蠢,真係好辛苦。”然後老杜緩緩吐出一個煙圈,如入定老僧般應曰:“I know how that feels, bro。”

 

作者
雲思頓

三張野偽文青,慣在真庸俗和偽高尚之間煎熬,苦悶間偶以謬筆繪浮生,自製花生以娛己并眾好事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