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氹又一大型酒店項目即將開幕,大手筆在街頭巷尾賣廣告。畫面所見,一抹紅霞之下鐵塔凌雲,煞是壯麗。一側印著兩句宣傳語:“像巴黎人一樣享樂,像巴黎一樣難以忘懷”,卻教讀者如墮迷惘。

wKgBs1cuFKKAGDPfAAzYEklRhFQ40.groupinfo.w680
巴黎人項目即將開幕,大手筆在街頭巷尾賣廣告。

如何才“像巴黎人一樣享樂”?或許文案希望讀者幻想如此景象:一名衣著光鮮中產雅痞男士在午後三點的左岸咖啡室前靜靜地讀著《費加羅報》,然後抬頭與一名有六分像蘇菲瑪索的妙齡女郎四目交投擦出愛火花。可惜現在的巴黎深受經濟低迷、持續罷工和恐襲威脅三重打擊,自家門口將歐國杯拱手讓於葡萄牙人又添新愁。在咖啡室門口,被因罷工而堆積的垃圾堆簇擁,伴著殘羹冷飯發酵出的“濃香”和昨晚球迷在路邊方便後的“餘韻”,一邊吞下手上那一片朱古力卡松,一邊環視身邊有沒可疑分子出沒,真一樂也。

上句頂多是文案者不看新聞不諳世情,下句才真正是語法問題。中學生寫作文都知道,動詞要注意“發出動作者”的指向。如果說“像巴黎一樣難以忘懷”,一個城市能難以忘懷什麼?除非文案者其實是想玩“莫斯科不相信眼淚”一類的修辭,否則筆者猜其原意應該是“像巴黎一樣令人難以忘懷”吧。

堂堂國際商業巨頭,出個兩句話的文案都如此讓人哭笑不得。只要你平日細心一點,就不難發現類似的文字病在小城其實汗牛充棟。記得先前某本地電訊公司在巴士車身的廣告語曰:“服務正不斷提升,網絡正不斷覆蓋”。前句沒問題,後一句的“覆蓋”是表達一次性狀態轉變的動詞,覆蓋就覆蓋,沒有覆蓋就沒有覆蓋,如何能“不斷覆蓋”呢。這好比“不斷出發”、“不斷結束”一樣讓人摸不著頭腦。除非是同一個地方,像水泥批蕩一層一層覆蓋上去,姑且能稱得上叫“不斷覆蓋”。事實上水泥批蕩也不可能“不斷”,而且網絡鋪設又不是水泥批蕩……按照文案原意,改成“網絡正不斷延伸”就可以了,有那麼難嗎?

但即使錯字再多病句再謬,豪客依然水聚雲來,網民一樣照交網費。在這樣一個人人掛住賺錢,沒人在乎文字價值的小城,一個迂腐書生,借網絡扮孔乙己拋下書包發下窮惡,又如何?

擷取
沒人在乎文字價值的小城,借網絡扮孔乙己拋下書包發下窮惡……

 

(網路圖片)

作者
雲思頓

三張野偽文青,慣在真庸俗和偽高尚之間煎熬,苦悶間偶以謬筆繪浮生,自製花生以娛己并眾好事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