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幾周大談各類八卦雜評,筆者也是時候要收斂放下愛做花生客的壞習慣,今周談談一些與筆者本職工作──教師有關的問題了。

每學年9月開學伊始,當其他年紀還在努力擺脫“暑假後遺症”,高三師生早已如箭在弦,厲兵秣馬,積極準備畢業升大工作。事關本澳中學畢業生升學路徑眾多,升大的“上車”門檻亦不高,加之當今普遍存在“學歷通貨膨脹”,畢業後選擇繼續升學的學生比例往往居多。正是因為這一趨勢,筆者樂見近年本澳各大關注青年的政府和社服機構,均舉辦各類生涯規劃工作坊或講解會。這些個別會議的確能豐富學生們掌握的資訊,然而當去到真正要“買定離手”的時刻,學生和家長最側重的,往往是最熟悉其子女學習情況的班主任的意見。為了讓各位讀者感受一下擔任“人生指路者”的重任,以下筆者列出幾個個案,希望各位讀者代入到“班主任”的角色,在本文下方的facebook評論欄向他們提出升學建議,筆者會積極收集意見,並在下一期再和各位深入討論。

注:以下個案由筆者根據自己或同事之親身經歷改編而成,並非真實個案。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案例1:小A是品學兼優的學生,有資格被保送到心儀已久的清華大學建築系就讀。但是小A的母親與父親決裂,且遭受父親長期家暴而在家休養。母親明確表示必需小A在自己身邊生活,否則“生無可戀”。而澳門並無建築系,且小A除建築系以外再無其他心水專業。請問小A應該抓住保送清華建築系的難得機會,還是放棄這個機會,留澳讀一個自己不甚有興趣的專業以順從母親意願?

案例2:小B成績一般,但在田徑方面有所特長。他有志報讀某大專院校的工商管理。該校表示小B可憑田徑特長加分,但僅限報讀體育教育專業,如報工商管理則100%拒絕。而以小B的成績,如果放棄這一offer,就只能前往其他較不理想的院校就讀。請問小B應該接受心儀大學的offer而放棄自己心儀的專業,還是為了心儀專業而放棄心儀大學?

案例3:小C家境優越且家教甚嚴。任職銀行高管的父母早已為其選定金融作為未來升大路向。小C非常抗拒金融,而有意從事表演藝術。問題複雜之處在於,小C既不擅長數科,又只是由愛看韓劇而發展出興趣,自己在表演藝術上並無太多天分。小C屢與家長談判不果,家長甚至放出狠話,要是小C選擇金融以外的其他專業,則絕不支付其大學期間的學費、生活費。以小C家長的作風,他們是說到做到的。請問小C應該順從家長的意志讀金融,還是跟隨自己的心願讀表演藝術?

讀罷這三個案例,一些讀者不免大呼“又是那些向著朝陽奔向夢想的狗血勵志劇戲碼”!請容許筆者再次強調,大家要代入到真實生活中“班主任”的角色去為學生提供生涯規劃建議。你的一句話可能會影響學生的一生,但你卻不知道哪一條路才通往happy ending。所以,您的意見是?

作者
雲思頓

三張野偽文青,慣在真庸俗和偽高尚之間煎熬,苦悶間偶以謬筆繪浮生,自製花生以娛己并眾好事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