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選美的“風頭躉”是一位“十優港姐”。樣子甜美不用多說,傳媒起底,伊人自幼就讀名校,參加小太空人訓練,會考十A,精通芭蕾舞、聲樂及排球,更是英國頂級大學法律系一級榮譽畢業生,絕對堪稱美貌與智慧並重的佳麗。

可惜,選美活動是娛樂而非論文答辯大會,伊人會考十A、法律高才也無法以方程算式和法庭案例來展示智慧,因為會悶死觀眾。憑什麼來判定誰比誰更具智慧呢?不過是看她——按照過往的節目傳統,通常還是穿著泳裝的她,如何應對幾位男司儀種種極度無聊又意淫的所謂“IQ題”。

近年來“民主之風”大吹,賽會增設觀眾網上直接提問環節,於是出現“為什麼你的大腿看起來這麼粗”的“贈慶”題。佳麗對答太保守?小家碧玉怎配做國際大都會的代表?太進取?叻唔切沒有東方含蓄美。最理想的應對是70%保持鎮定+20%含羞答答+10%機智,打動男士們的護花之心即可過關。

但問題是,在女權普遍已成共識的今天,姑勿論女士學歷收入早已與男士看齊,試問男權社會所塑造的女性典範還能束縛誰?

(圖片來源:網路)
(圖片來源:網路)

一位任職電視台助理的好友提及,曾在選美活動上看到佳麗們在後台煲煙、爆粗,轉身掐滅煙絲、以華美長裙豔麗妝容和完美笑容延續那美麗的不滅童話,繼續假裝含羞答答應對男司儀的問題,而男司儀也假裝她們依然嬌羞而繼續問那些(男性)自我感覺良好的問題,然後觀眾也繼續假裝不知道這真相,讓這永恆的劇碼年復一年地上演。

於是終於變成了一年一會的全城莎翁戲劇節。不管是對參賽者、主辦者還是花生客而言,all the world’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

 

作者
雲思頓

三張野偽文青,慣在真庸俗和偽高尚之間煎熬,苦悶間偶以謬筆繪浮生,自製花生以娛己并眾好事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