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進司法程序,立法會搞到一鑊泡!

蘇嘉豪DQ一事,前一陣子在立法會全體議員以不記名方式投票,結果以大比數通過,暫時中止蘇嘉豪的議員職務。接著,蘇嘉豪涉及的加重違令罪案件,便正式進入了司法程序。

蘇嘉豪DQ一事,前一陣子在立法會全體議員以不記名方式投票,結果以大比數通過,暫時中止蘇嘉豪的議員職務。(網絡截圖)

進入司法程序,意味著是控、辯雙方在法律框架下鬥智鬥力的一場博奕,過程肯定是漫長且複雜的。案件本來在初級法院審理,但蘇嘉豪突然出招,向中級法院提出上訴,指責立法會全體決議中止其職務的程序存在合法性的瑕疵,希望透過中級法院來釐清。而初院亦因為等待中院的審理結果,才展開蘇案的實際審理程序,故此也作出了押後審訊的決定。

蘇嘉豪向中級法院提出上訴,指責立法會全體決議中止其職務的程序存在合法性的瑕疵,希望透過中級法院來釐清。(澳門電台相片)

當蘇嘉豪向中院提出上訴,立法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主席高開賢和秘書黃顯輝便還了一招,提出《立法會全體會議議決的政治性質》決議案(草案),並請求立法會主席賀一誠以緊急程序處理之。

高、黃此招一出,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不少市民認為,既然整個事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何不讓它在法院解決?蘇嘉豪向中院出招,那是他的司法策略,難道立法會早前投票中止其資格時的程序考慮不周?如果是的話,那就太兒戲了;否則何不等待中院的判決,才展開初院的審訊。

高開賢、黃顯輝提出《立法會全體會議議決的政治性質》決議案,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相片來源:立法會網站)

至於一些法律界的“大佬”也跑出來喊話,批評高、黃提案有政治干預司法之嫌。更戲劇化的結果在後頭,高、黃在社會壓力下居然撤回了議案,好像當沒事發生一樣,但作為立法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主席和秘書的兩位議員,這樣子反反複複的表現,實在令一般市民覺得好像“細路仔玩泥沙”一樣,公信力已蕩然無存,嚴重打擊了立法會的威信。

正如前文提到,蘇案無疑是一場司法博奕,期間,政治操作空間已經不大,且過程是非常複雜和漫長的。雖然蘇案暫時押後,但無礙蘇必須繼續面對司法的審理。至於他向中院提出上訴,那對案件本身並無實質性的影響,卻引起了高、黃兩位議員提案鬧劇,輿論再次一面倒去“同情”蘇嘉豪。在政治博奕的視野下,建制陣營可謂得不償失,進退失據了!更要命的是,立法會當天若投贊成票的議員,都有可能連帶性受到牽連,威信深受打擊。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