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整個暑假的折騰,終於孟母三遷,準備好新學年。決定讓兒子進入這間學校,是一個孤獨的決定。 每當別人一聽到我們搬入屯門是爲了方便上學時,總是馬上會問:「哇,是否讀哈羅?」「嗯…是哈羅隔離再隔離, 行麥理浩徑過去約半個鐘吧…」幾乎沒有人聽過這所隱世學校,聽罷有更加O嘴:「你要兒子做農夫嗎?」「如果我有很多錢留給他的話,也許可以考慮讓他去唸書。」 身邊的朋友大多不了解,也不求甚解,更多暗自認爲我們害了孩子。對與錯,暫時不得而知,我相信沒有所謂對錯,我們都是想把最好得給孩子,選甚麼學校,只是反映了父母的核心價值-對孩子的期望和你心中追求的價值。人生是多變和流動的,沒有所謂勝利的絕對終點,我們選擇了不同的起跑線,只爲能夠欣賞不同風光。自然學校的風光,在這個世代,的確是別樹一格。

第一天開學,3歲的神仙魚沿著青山公路走路到學校,看到小學部的同學踩著滑板回校,再沿著麥理浩徑走上一百多級的樓梯上山,大汗淋灕,一大早已熱身準備好。

每天步行114級樓梯通往山中的學校。
每天步行114級樓梯通往山中的學校。

自校的生活非常簡樸,沒有華麗的禮堂,沒有平板電腦教學,沒有外藉老師,連冷氣都欠奉!但在這個30多度的日子,坐在這山中的校園卻感覺無比清涼。這裡有很多蚊子,各色各樣的昆蟲,花瓶裡有孑孓,蜜蜂、青蜓、蟬、蜘蛛、蟲、螞蟻…課室裡有蟑螂,但童趣園的幼兒不怕蟑螂,三個小女孩,看到蟑螂,只隨便說了一聲:「蟑螂呀!」 然後把手上的洋娃娃反轉意圖把蟑螂倒出來,然後蟑螂便自討沒趣的逃走了。這裡還有我最愛看到的,赤腳奔跑的小孩子。

如果不是身至其中,根本不能相信香港會有這樣的一所學校。山下是五光十色的香港,山上是充滿樹和泥土氣味的一片淨土 。

神仙魚入讀的童趣園只有11位3-5歲的學生,他們都是普通的小朋友,愛玩愛跳愛發問,比起主流學校的小朋友,他們也許被太陽曬得黑一些,也許更搗蛋一些,不太守規矩,也比較嘈;他們不用穿校服,不用做功課,沒有書本和工作紙,如其說這是間幼稚園,不如說它是個家庭,老師是有很多很多愛的媽媽,小孩子在這裡不是學習知識,而是學習生活。

那他們上學是作甚麼的呢? 很多很多的自由玩的時間,幾乎都是free play,在課室玩,在操場玩,聽故事,準備食物。神仙魚上學第二天,已經手起刀落,把蘋果切成細塊,自己裝飯夾菜,食完飯自己去洗碗,每天如是,學習生活的細節。

食完午飯自己洗碗。大人對小孩有很大的信任。
食完午飯自己洗碗。大人對小孩有很大的信任。

這天下雨,不能到操場騎單車,小孩們全部穿上雨衣,打開傘子,一行人到操場雨中漫步,看看地上的蟲,看看雨水打在蓮花池上。原來下雨也可以出去玩,原來下雨都可以很美。

父母都是貪心的,想把最好給孩子是必然的事。想要他們沒有壓力、快樂自由地成長,但又想他們精通十國語言,文武雙全;希望他們創意無限,又希望他們能乖乖聽教,不要駁嘴駁舌,真是十分矛盾。我也不禁問自己,千辛萬苦來到這裡,其實我追求的是甚麼?有甚麼是一般的幼稚園買不到的?

這古樸淳美的校園,兩個大操場,沒有冷氣的課室,每天堆得如山一樣高的兩大碟新鮮水果茶點,顏色繽紛的蔬菜和糙米飯午餐,還有湯或糖水,簡單卻精美的素食,儉樸的生活態度,不送玩具,不派糖果,不准吃零食,和那上山的百多級樓梯,都是在21世紀的香港很珍貴的,在外面找不到的。

每天運動量很大,返學要行山,在操場跑步騎單車跳彈床,老師因應每個孩子的需要,讓他們做合適的事,有些女孩子不想在操場玩太久,老師會讓她們回課室包壽司準備午餐。大男生玩半個鐘都未夠喉,老師便讓他們痛快的玩夠一小時,直到他們玩到全身濕透,滿臉通紅,放夠電,回到課室便自然吃得像豬一樣,不只能吃完一大碗飯,而且還要搶著添飯!在這裡,不能浪費食物,掉到桌上的食物要吃掉,碗裡一粒米飯都要吃光。因爲不准吃零食,所以飯菜吃得特別多。玩得夠,吃得多,睡得也好,小孩子經過兩週的鍛鍊, 一下子變得強壯結實。讓孩子的身體好好成長,是我們應該在乎的事。

經過兩週的觀察和跟自己辯論,我想我已在孩子新長出來的肉上得到了結論。

在這裡,一切回到生活的根本,自校的風光就是簡約不造作,Less is more。

小孩在自然學校的操場上奔跑
小孩在自然學校的操場上奔跑
孩子每天在自由自在的環境下成長。
孩子每天在自由自在的環境下成長。

(文章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出自:阿仔去屯門讀書:但不是讀哈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