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特區,十八周歲

不知不覺,澳門特區已經十八周歲了。

九九回歸那天的一幕幕景象,感覺好像還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一樣,歷歷在目。

澳門回歸十八年,迎來了經濟的迅猛發展。賭權開放,幾年間,澳門聳立著富麗堂皇、金碧輝煌的大型旅遊娛樂渡假酒店群。年輕人不愁工作機會,市民卻要面對高通脹、高房價,錢賺到了,生活未見得過得特別優渥。

特區政府在回歸紀念日於金蓮花廣場舉行隆重升旗儀式。(澳門電台圖片)

國家早就給澳門一個鮮明的定位:“一個中心,一個平台”。領導人每次都肯定澳門“一國兩制”成功的實踐,卻也諄諄告誡我們切忌博彩業一業獨大,要著力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這樣,澳門才能有出路,有發展。

近年,國家端出“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的重大發展戰略,把澳門納入這個“超級”灣區當中去。“粵港澳大灣區”概念創新,一個灣區,必須要調和至少三種制度:內地制度、香港制度和澳門制度。灣區的核心價值,就是講求開放、包容、交流、共進……灣區內每個城市,都應該發揮自身獨特的優勢,協同區內其他城市相互補足,錯位發展,這樣才能充分發揮灣區巨大的潛力,爆發出驚人的協同效應。

崔世安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18周年慶祝酒會上發表講話(澳門電台圖片)

問題在於,澳門已無可避免站在十字路口,過往我們社會比較保守,抱著小富即安的心態,滿以為藉著賭權開放保障稅收便能安安穩穩地生活。可是,如今灣區既是機遇更是挑戰。我們的年輕人準備好了嗎?有沒有信心和實力到大灣區和來自其他城市的年輕人競爭上崗?也有沒有信心放開胸襟引進灣區人才,形成活力充沛的人才流動循環機制?

十八歲了,意味著澳門已經成年。我們再不是一個小孩,而是一個朝氣蓬勃的有為青年。大灣區迎來的機遇,祖國發展的高速列車,到底我們能否在這波大勢中脫穎而出,邁進澳門回歸以來第二次的飛躍,實在還要看我們新一代年輕人的遠見和魄力。

大灣區迎來的機遇,祖國發展的高速列車,到底我們能否在這波大勢中脫穎而出,邁進澳門回歸以來第二次的飛躍,實在還要看我們新一代年輕人的遠見和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