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回顧廿載香江路,輝煌有之,風雨有之。儘管個別人士冷眼看待、故意唱衰、甚至惡意阻擾香港的發展,然而縱觀近年香港在經濟增長、財政儲備、全球競爭力、經濟自由度等具有國際公信力的科學指標上所交出亮麗的成績表,足以破除所謂“this city is dying”的詛咒,證明在“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和絕大部分香港市民不懈努力之下,香港依然是全球公認、世界矚目的“活力之都”和“動感之都”。一水之隔的澳門,亦應為兄弟特區取得的成就感到驕傲和鼓舞。

由於特殊的歷史背景,以及全球政治、經濟、文化生態急速變化的大環境,近年香港內外開始浮現一些深層次矛盾,動不動就被有心人上綱上線到制度問題,繼而挑撥離間。平心而論,即便是久別重逢的家人,也會因習慣差異和各自的困擾和壓力,溝通不足而偶有爭拗,一時氣話說過了頭,本不應放在心上。願君能遠思百年分離之期,對華夏國族的念念之情;又能近憶九八金融風暴在亞洲摧枯拉朽之際,國家全力支持香港力抗大鱷倖免於禍的患難真情,跳出心障,以廣闊的視野從國家和世界看香港,重新定位。放下成見,相互信任,與國家共度時艱,共創繁榮。

孟子有云:“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在香港老大哥近年因政治爭拗而躊躇之際,一向低調的小弟弟澳門反而憑借社會和諧的傳統,將一國兩制的優越性盡情發揮,從國際上籍籍無名的小賭城迎頭趕上成為全球矚目的旅遊之都,居民生活水準和福利甚至引鄰埠艷羨。比較之下,澳人難免有河東河西、吐氣揚眉的驕傲感。然而澳門在繼續發揮自己的優勢之餘,須認識到無論在產業架構、人才培養與引進、管理水準等各方面,澳門仍需向香港老大哥取長補短,切忌以暴發戶的心態否定或忽視“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寶貴經驗。

港澳同根同源,兄弟之情歷久常新。上環和草堆街均留下孫中山為復興中華風雨兼程的腳印,大嶼山海面和澳門街頭均留下東江縱隊為抗日大業出生入死的身影。我們曾同為李小龍一句“我哋中國人唔系東亞病夫”而激動,同為金庸武俠小說中的劍膽琴心家國情懷所感動。如今在全球翹首以盼中,國家“一帶一路”遠航巨輪揚帆啟航,澳門已穩坐於國家預留的貴賓席上遙看雲天,灑酹大海。香港大哥,讓我們一起拍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