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政府和公營機構除了受立法會、傳媒和市民大眾的監察外,還有一套頗為完備的內部審查制度。一個懂得自我批判和經常自省的機構,才稱得上是成功的機構。所以獨立而高效的審計部門,是任何開明和進步的政府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們的審計署在這方面可算十分稱職,「有幸」被它選中進行帳目審查的政府部門,雖不致於「聞風喪膽」,但也難免會眉頭皺盡。政府掌控着龐大的公共資源,政府人員是否把公帑運用得宜,行事有沒有依循既定程序和政策,是應該受到最大程度的監察的。所以公務員之苦也是市民之福。

1_n

其實任何有規模的商業機構都有內部審計,但政府的審計制度的分別在於審計署長的報告一點也不內部,因為要提交立法會的帳目審查委員會,所以每個報告都演變成為一場「公審」。立法會議員本來已視批評政府為天職,每次見審計署報告提交上來,便像蚊子見了血一樣。有哪個署長超規格裝修自己的辦公室,或用公帑超額請客,都會是全城熱話,有關的官員也要到立法會,在眾目睽睽下,受盡斥責。公務員犯錯受到批評甚至譴責是理所當然,但老實說,審計報告的內容,也會有對部門不公或過份的批評。官員可以在帳目委員會解釋,有時可得到某程度上的「平反」,但傳媒一般不會予以報導,因為批評永遠比較精彩。

審計署的另一項工作,就是不時進行一些所謂「衡工量值」的調查。即是說,它的職權已不止於審核帳目,而是進一步評論部門的工作,是否「物有所值」。我認為這種評論很難完全客觀,而且會讓審計的範圍跨越到政府政策的領域。當然,審計署會以政府的開支為出發點,如批評由電影發展基金資助開拍的電影不賣座,或一些由政府資助的初創企業不賺錢等。問題出於審計署往往只看一項開支的帳面回報,但政府行為的成效往往不能單從這個角度來評鑑。就拿資助電影為例,若一部電影開拍前已有十足商業價值,又何須政府來資助?政府的財政支持,可以彰顯政府對電影業的重視,亦可為業界培育新一代的接班人。我們都知道有些電影,尤其是一些新進導演或演員拍的作品,是叫好不叫座的,但他們卻可以籍此機會爭取「上位」,以後較易找到製片人或投資者。政府資助的電影,哪怕十部中只有一部成為賣座或得獎電影(如《歲月神偷》等),已可以起到很大的激勵作用。試問這種超越純經濟的回報,怎能憑票房收益來「衡工量值」?

如此這般的批評,出自審計署之手,一般都會得到立法會議員的積極附和,市民聽在耳裏又認為是「施政失敗」的另一例,對政府的公信力會造成一些無必要的打擊。在我幾十年的公務員生涯裏,遇到過如以上的例子還有不少。印象較新鮮的是數年前有關青年廣場的審計報告,下次再談。

作者:楊立門

文章來源:審計,怎計?

轉載自東周刊658期Book A「門裏門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