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童涉性侵案疑點多 家長斥校方刻意隱瞞

一幼稚園幼童疑遭性侵事件,疑點處處,何解事件去年發生,警方及教育當局近日才接獲事件?有自稱受害幼童的家長直斥校方刻意隱瞞。即使懷疑性侵再三發生,涉事幼童身體有明顯傷痕,家長先後向校方反映,涉事班主任依然三緘其口,聲稱“聞所未聞”,強調嫌疑人“是學校最佳員工,勤力、愛學生”。直至受害幼童越揭越多,有家長報案才揭發事件。

有受害幼童家長拿出報案紙表示追究到底(澳門日報圖片)

下體痛楚揭發淫行

該名家長向澳門日報記者呈上報案紙,詳述事件。指本月七日晚,其幼女稱下體痛楚,經詢問下,是被校方某清潔工用手指弄傷。兩個月前,幼女曾出現有關情況,當時家長以為是不小心弄傷。

家長翌日早上到學校詢問,班主任竟裝出一副驚奇表情,聲稱“該名清潔工是學校最佳員工,十分勤力、愛錫小朋友;與其共事四年,不可能發生此事。”強調這是首次聽聞,要求家長保密。兩小時後,與校長、心理輔助員、班主任與副教開會,校方聲稱已將事件申報上級,並讓涉事員工離職。

數受害童指同一人

該家長覺得事態嚴重,或牽涉刑事案件,非離職便能解決。若此事是該校首次發生,何解草草了事?隨即向其他家長了解,卻發現同班另一幼童於今年二月底遇上同類事件。最令家長感到更震驚的是,經了解,陸續發現同班有不只三名懷疑受害幼童。其中一受害幼童便是有報道所指、去年十月發生的個案。所有受害個案共通點是——幼童都指明同一人犯案,家長也同樣有向校方反映,最終不了了之。

疑戀童癖隨時離澳

至本月九日,有家長要求校方解釋事件。校方遂於傍晚六時召集涉事班級家長開會。會上,校長聯同心理輔助員、涉事班主任與副教出席。當談到去年十月事件,該名班主任聲稱“當時不清楚事件,之後又唔記得便冇咗件事”,至今年二月再次接到相關事件求助,才於一周後向心理輔助員報告,並延至兩個月後(四月廿四日)才向校長道出事件。這明顯與當初所指“是校方首次發生”的解釋存在矛盾。

兩童皆稱不願上課

校方聲稱曾就事件詢問嫌疑人,心理輔助員亦為其測試,即使發現其患有“戀童癖”症狀達百分百,卻容許離開學校。該受害家長認為,嫌疑人持“藍卡”工作,或會乘機離澳,不能接受這種做法,認為校方存在重大疏忽,遂於本月八日下午五時多報警求助。校方約四小時後報案。

校方近日於葡文報章回應,“稱去年十月發生事件後,有做即時處理措施。” 對此回應,該受害家長感到無名火起,直指“有很大出入”,質疑校方有心包庇嫌疑人,“隻眼開隻眼閉”掩蓋事件。“若老師去年十月已知悉事件,有盡責即時通報,便能減少更多幼童受害。”

該家長指,兩名幼童先後到醫院測試,以及到司警局複述事件,過程勾起不愉快記憶,皆稱已不欲上課,擔心幼童已造成身心創傷。

無性侵跡象感震驚

就司警稱醫生初步發現兩學童未有被性侵跡象,該受害家長指,“嫌疑人用手指狎弄幼童造成痛楚,難到要用下體作為作案工具才算性侵?”希望考慮透過精神科醫生評估,證實小朋友有相關經歷,免讓有關人士逍遙法外。

本學期即將完結,加上該受害家長還有另一名幼童在同一學校就讀,正考慮應否轉校,“今次事件全由家長自行解決,已對該班主任失去信心,至少讓其暫停教學。”

(消息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