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從前工作需要,經常出差,一接到“柯打”,兩、三個鐘後就要現身機場,於是練就一身執行李本領,於後來的一家外遊,非常管用。

一個行李箱,懂得執和不懂得執,可以負載出不同效果。孩子尚小時帶她們出遊,負重當然都在父母身上,兩個大人要帶齊五人用品,還要預三隻手來拖三個孩子以防走失,於是,兩個中篋,是我們一家出遊的極限,從前兩篋物品執成一篋的執行李技巧,大派用場。

_1_new_img_665_443_bg
一個行李箱,懂得執和不懂得執,可以負載出不同效果。

孩子漸長,每人獲分配一小皮箱,各自整理各自行裝。衫褲鞋襪以外,她們可以自由選擇帶去的物事,反正提的是她們自己,於是每一次旅行,都成了一回慘痛經歷。

二妹上次出遊帶了兩本畫簿三盒顏色筆,動也沒動過,又重又無謂,知蠢了,今次誓死不再拿。么女上回帶了隻毛毛狗用來陪睡,一個毛球佔了三分二個行李箱,結果到彼邦看到許多心儀手信都不敢買,因為行李箱沒空位,原篋去原篋返,就是因為那毛毛狗。大女兒愛美,行李箱內盡是潔面乳、爽膚水、潤手液,寄行李被擲來擲去幾回,到埗後打開一看,洗頭水樽蓋爆開了,一箱泡泡,牽連所有衣物,清理大半天。

幾年下來,孩子的行李篋愈執愈精,什麼應該帶什麼別再帶,都是從失敗經驗中學回來。用即棄浴帽包起拖鞋,比用膠袋左纏右纏慳了半寸地方;平日儲起用舊了的底衫褲,旅行時帶去,穿一天丟一件,回程時的旅行篋又可多了許多空位置。

e852212eecc487322c76b0eac11e_386_559
幾年下來,孩子的行李篋愈執愈精,什麼應該帶什麼別再帶,都是從失敗經驗中學回來。

行李一定要自己執、自己提,才會學懂當中執拾奧妙,下次帶孩子旅行,不妨由得他們盡帶無謂物事,他們自己提過一次,就會呻笨,以後學精。

 

(網路圖片)

 

作者
屈穎妍

親子作家,著作有《怪獸家長》系列,現為香港電台第一台親子節目主持,香港《晴報》《頭條日報》《亞洲週刊》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