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女是男孩子性格,連缺點弱項,都跟男仔一樣,其中一個死穴,是背誦。

背書向來都是女仔強項、男孩致命傷,家中三個女兒,大姐和二姐都頗有過目不忘能力,背書難不到她們,惟獨么女,凝視課本如死狗,背極不入腦,記了第二句,忘了第一句,所以一見她背書,大家都避之則吉,因為背得火起,隨時飛書擲卷,禍及無辜。

為了克服難關,我跟么女研發了一套行動背誦法。這孩子是好動型,不能坐著悶悶的背,要有點“勢藝”才能成事,於是我教她拿本簿,把要背的東西,用摘要方式,列點抄出來。不懂的字要寫,已懂的字就畫,或者用數字、暗號代替,手動腦也動,製作過程和圖像都是幫助她記憶,雖然花的時間多,但成效顯著。

ee934c0fed0646399a19e25fb4209710-36860
不懂的字要寫,已懂的字就畫,或者用數字、暗號代替,手動腦也動。

從此,編寫筆記成了她溫書的動力,滿滿多頁密碼圖文,好有成功感。連帶其他不用背誦的科目,她都習慣以分類分點形式,把要考的資料整合成一份簡明易看的筆記,方便閱讀。

由小學編到初中,現已熟能生巧,她還自誇:“我的筆記是神級的,同學都爭相借來影印。”

我唸書的時候也沉迷做筆記,明明老師派了一份,我都要回家重編一份屬於自己的版本,總覺得編寫筆記是一種思路整理,長大後才發覺,邏輯思維原來都是這樣鍛鍊出來的。

之前在香港浸會大學教書,有學生曾投訴我:“為什麼你的課不派筆記?”我說,這裡是大學,不是雞精補習社,抄筆記,是一種學習。我講三小時課,有人只寫半張紙,有人整理出十頁紙。半張紙的不一定有問題,可能他覺得我說的都是廢話,總之在課堂上選取什麼、記下什麼,是個人選擇,也是各自的吸收。唸大學了,你們不是連抄筆記的能力都沒有吧?

f3e4d3eb85fe502422bbd334b57c5f2f
做筆記,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學習過程。

做筆記,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學習過程,如何將一大堆資料理出脈絡,拋棄多餘東西、記下重點,這種技能,學懂了,畢生受用。

 

(網路圖片)

 

作者
屈穎妍

親子作家,著作有《怪獸家長》系列,現為香港電台第一台親子節目主持,香港《晴報》《頭條日報》《亞洲週刊》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