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解,孩子的功課總是母親的責任,大部分家庭的家課督導員,都是媽媽,為父的,連和事佬都不是,頂多扮演路人甲,他們都甘願做一個沒有對白的角色。

從前社會男主外女主內,爸爸為口奔馳,媽媽在家時間較多,負責督促孩子學業是理所當然。但今日明明男女已平等,雙職父母再沒有誰主內外之別,好多男人回到家都會做洗碗掃地的活兒,偏偏這功課擔子,女人們就是不敢也不肯讓男人扛,原因主要是三個字:信唔過。

孩子還小的時候,我是家中的功課監工,每日總有幾個鐘“人都癲”地跟孩子在功課桌上角力。有次因有事外出,千叮萬囑叫爸爸“幫吓眼”,一個小時後回來,三個孩子加一個爸全擠在梳化上看卡通。

“咁快做完功課?”我問。

“未……”大家在望著電視的多啦A夢發笑。

“吓?未仲睇電視?”火起了。

“都唔識……”孩子說。

“問爸爸嘛!”我在曲線問責。

“爸爸話唔識就唔好做。”

爸爸嘻嘻哈哈說:“嗱,你地又賴我啦,又係你地話唔識唔想做,我淨係話唔想做就咪做囉,等媽媽返黎先……”

20140606164212_71230
爸爸總喜歡與孩子玩樂

又有一回,考試了,撞正媽媽病倒,吃了藥很睏,昏睡前吩咐:“爸爸你幫佢溫下書啦!”

黃昏醒來,大廳一地lego,“溫完了?”我驚訝。

“溫完。”爸爸蠻有信心。

“你怎樣跟她溫?”

“我問佢:聽日考試你識唔識?佢話識,咁咪得囉!”

男人就是這樣,我信你、心照、明架喇……女人會多慮多疑,係咪架?得唔得架?冇可能嘅……真係?我唔信!

於是,每次默書測驗考試,媽媽總覺得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爸爸通常一句KO:使乜驚丫,失敗乃成功之母嘛!

男女不同的腦袋,建構出不一樣的教養態度,當中沒有絕對的對錯,最大的分別其實在於,男人容易相信,女人卻從來不信人。

 

(網路圖片)

作者
屈穎妍

親子作家,著作有《怪獸家長》系列,現為香港電台第一台親子節目主持,香港《晴報》《頭條日報》《亞洲週刊》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