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外遊對有孩子的家庭來說,幾乎是定律;外遊帶子女去看動物、摘果子、食買玩、再在酒店嘆幾天,幾乎又是指定動作。這些年,我和三個女兒的暑假都是這樣過,不同的,就是每地必遊博物館。

提到博物館,大家只會聯想到一個“悶”字,家長一個“悶”樣,孩子很難不吃一記悶棍。

帶孩子鑽博物館其實不一定要找最大最著名的,幾歲人仔你要他們看大英博物館、故宮博物館,實在太沉重,倒不如選一些合小孩年齡看的,先讓他們進入博物館大世界,不抗拒了,才慢慢增加深度厚度。

我家女兒小時候的博物館軌跡是由台北袖珍博物館開始,那其實是一個收藏家的展覽廳,搜羅自世界各地過千件微型公仔,有些還有會動的機關,任何孩子看了都會開心怪叫。

日本的博物館更層出不窮,京都火車站旁就有個火車博物館,孩子可以坐上老爺火車拉汽笛,還有現場示範火車如何埋站轉線,路軌像撞鬼一樣左變右移,足夠孩子回去講半天。

日本西部鳥取縣有個──梨子博物館
日本西部鳥取縣有個──梨子博物館

日本西部鳥取縣有個梨子博物館,我抱著“幾隻梨怎可能建兩層博物館”的心態進去,未走到一半已驚嘆日本人的細心細緻。它把世界各地不同品種的梨子製成標本,砌出一個梨子大觀園,輔以很多梨的傳說、詩詞、故事,博物館內還種了一棵活生生的梨樹,飽滿梨子就長在眼前,孩子從此對“梨子是怎樣種出來的”豁然開朗。

有了小時候體驗式博物館的培訓,“博物館一點都不悶”這印象早就烙在孩子心,她們甚至奇怪:“乜有人唔鍾意去博物館味㗎?”

世界各地不同品種的梨子製成標本,砌出一個梨子大觀園
世界各地不同品種的梨子製成標本,砌出一個梨子大觀園

這些年,隨著孩子漸長,參觀的博物館也要“升呢”,上年去了廣島原爆紀念館,今年再去波蘭奧斯威辛猶太集中營及德國博物館,十二歲的小女兒看完還說回去要好好研究希特拉這個人。

回想如果我家孩子三歲就進了德國博物館看納粹海報、條約真本,“博物館是很悶的”這個負面印象,必如影如魅般伴她們一世。

 

(圖片來源:網路)

作者
屈穎妍

親子作家,著作有《怪獸家長》系列,現為香港電台第一台親子節目主持,香港《晴報》《頭條日報》《亞洲週刊》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