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亡友君朗──記菜鳥編輯和小作者的故事

剛得知你離世的消息時,我實在無法相信這是事實。

記得由2013左右開始,每月向你邀稿、邀畫作,幾乎成為了我的生活習慣。

我們的相識,始於報章的“小豆芽”專欄。當時我還是位菜鳥編輯,你是高二將升上高三的學生。收到你的來稿,我驚訝於你洞悉世情之成熟──

“莉賽爾偷的第一本書,不是為了閱讀,而是為給弟弟善終;養父教她讀書,流露深厚感情;惶惶不可終日的猶太人,透過自己創作的文字和圖畫,使求生意志更堅定。文字只是媒介,在動盪時局的反襯下,文字觸動人心的力量益得彰明,生命的旋律也因此跌宕紛繁。”(林君朗〈惜字如金〉,2014年1月31日)

我們的相識,始於報章的“小豆芽”專欄。

隨著稿件、電話上的往來,開始對你有了深入的認識,知道你是位品學兼優的學生,曾跟隨名師學習水彩畫。以前學生版的編輯,每年暑假都會約“小豆芽”專欄的作者見面。我跟隨這“習俗”,在暑假時約了大家出來聚會,當時有你,惠琳、詩梵、在恬,還記得那天好像是詩梵的生日,我們一起開心地為她慶生。

隨著稿件、電話上的往來,開始對你有了深入的認識,知道你是位品學兼優的學生,曾跟隨名師學習水彩畫。(林君朗畫作)

轉眼你要到英國升讀大學,前輩編輯認為你不宜再寫“小豆芽”專欄。我感到非常可惜,因不想看到你在寫作的步伐停下來,便決定介紹你給另一報章的副刊編輯認識,安排你參與撰寫該報章的校園版專欄,後來讀到你那些從英國寄回來文章,文筆聰慧,比校園版其他專欄多了一份睿智,覺得介紹你寫這專欄,是我當編輯期間做過最英明的其中一個的決定。

“每年夏天,我們幾個小豆芽作者都和編輯聚會,大家談天說地,編輯也會評論我們過去一年的文章。寫作可以是很個人的事,我們可選擇各自埋頭苦幹;但當我們幾個聚首一堂,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四位小豆芽作者曾經在澳門故事館相聚後,集體創作一篇專題報道,為初生的故事館建言。也試過率先參觀報館新大樓,了解文章如何從編輯的電子郵箱走出來,變為一份份報紙。最近一次是小作者詩梵生日,體貼的編輯準備了生日蛋糕,簡直是出乎意料的溫馨。”(林君朗〈小豆芽成長記〉,2014年8月25日)

2014年底,我想開闢兒童文學的版面,專欄作者都找到了,獨欠為一位為故事畫插圖的作者,便想到邀請你幫手。當時你在英國,正在適應新的學習環境,沒想到會一口答應,堅負起這重責。當收到你的畫作,看到你很認真的繪上水彩,我知道自己又找對人了!你總是沒有令人失望!

當收到你的畫作,看到你很認真的繪上水彩,我知道自己又找對人了!你總是沒有令人失望!(林君朗畫作)
我想開闢兒童文學的版面,專欄作者都找到了,獨欠為一位為故事畫插圖的作者,而你絕對是最佳的人選。(林君朗畫作)

暑假時,你從英國回來,我們單獨見了次面,這次我對你認識更深了,知道你在大學修讀國際關係,課餘生活多姿多彩,對了解這世界充滿興趣,喜歡周遊列國,有著各種想法和抱負。因為工作關係,我邀請你成為受訪者,和你做了兩次專訪,希望你以留學生的身份,分享對於在英國升學、乃至英國脫歐公投等的事。此外,我還邀請你為自己報撰寫專題,採訪“慢調書旅”負責人,年紀輕輕的你竟能順利完成這次專訪工作,殊不簡單。

年紀輕輕的你竟能順利完成這次專訪工作,殊不簡單。

“君朗表示,越臨近脫歐公投舉行的日子,坊間討論的氣氛越熾熱。學校邀請了多位外國知名教授、政治家主持講座,分析事件對社會的影響,除了學生外,亦吸引不少外來市民入場聽講。公投前三個月,學生會舉行了一次校內公投,讓學生自行表態,透過報道讓社會大眾看到學生的立場,投票結果是大部分學生支持留歐。”(〈英國脫歐?!留學生有Say!〉,2016年7月15日)

“英國暑假長達三個月,君朗每年都會選兩三個國家作‘深度遊’。去年暑假,他前往科索沃觀察該國獨立後的狀況,順道遊覽希臘和馬其頓。今年夏天,他則隨義工組織赴中美洲巴拿馬參與農務義工團,教授當地農民可持續發展的農作方法。義工團完結後,他更獨行危地馬拉和古巴,遊歷一個月。”(〈倫敦留學看世界〉,2016年8月18日)

因為工作關係,我邀請你成為受訪者,希望你以留學生的身份,分享對於在英國升學的見聞。

看著你不斷成長,作為編輯的我也不敢怠慢,迫著自己不斷進步。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在你身上徹底讀懂了這句話。

只是沒想到這一天,我邀你交稿、交畫的“生活習慣”,要被迫中斷了。

你離世的消息在寫作群中公布,大家都流露出一片惋惜。

你是寫作群中年齡最小的,你的悄然離去,詮釋了何謂“天妒英才”。

君朗,祝你一路走好,在新世界自由翱翔!

作者
娛家

一年三百多日都在拼命奮鬥的傳媒工作者。從小撈電視汁食飯,喜歡深夜聽電台,曾想過當DJ,長大後卻變成了網台花生友,愛聽八卦是非,也愛和讀者分享見聞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