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媒驚現“外判潮”,先有香港壹傳媒集團外判旗下刊物部份編採製作,香港電台亦被揭以日薪制、無勞保、強積金和有薪年假等僱員權益的非公務員合約,聘用採訪人員;然而以類似方式聘請編採人員的,原來還有電視台ViuTV。

為抗議壹傳媒外判計劃,逾百員工參與默站行動(相片來源:香港01)

傳媒以外判形式僱用記者,其實不是新鮮事。尤其在自媒體時代,人人手持一部智能手機,拍照門檻大大降低,只要懂發問,識寫稿,當個兼職記者其實不難。即使是大媒體,但要朝“綜合雜誌形式”的方向發展,包攬各式各樣的內容題材,也需要招攬不同寫手,然後以稿費形式支付報酬,便可大大節省公司的營運成本。

將記者工作外判出去,交由“熟行情”的寫手負責,對傳媒來說不一定是壞事,一來易收到“熟行情”的內容;二來確實減輕了培訓人手的壓力;不過,假如連編輯(或監製)都外判出去的話,其實就等同於主動放棄“把關”的權力,任由刊出(播出)的內容“自生自滅”,長久下去,無疑令傳媒作為“內容管理者”的光環逐漸褪色。

你不認識的編輯,正阻止媒體變“怪獸”

熟知紙媒行業的話,都知道記者和編輯是“製造內容”的高手,尤其是記者,幾乎要一手包辦版面的文字和相片,然後在截稿期前將內容完整地交到編輯手上;那編輯負責甚麼工作呢?簡單來說就是:一、查證記者交來的資料是否準確無誤;二、為稿件起引人注目的標題或小標題;三、將內容放在合適的版面和版位上。

如果說,記者的工作是面向受訪者,那編輯的工作則是面向記者和讀者,因此,他要比記者更清楚“讀者想看到的是甚麼”。如果覺得記者寫得未如人意,他可以修改稿件內容,並和記者商量以怎樣的形式刊出為佳。由於長期肩負“把關”重責,一般來說,編輯對工作的使命感要強一些,對鑽研資料的興趣更大,否則刊出的內容只會欠吸引力或錯漏百出。

如果覺得記者寫得未如人意,編輯可以修改稿件內容,並和記者商量以怎樣的形式刊出為佳

正如上文所述,如今有傳媒會將記者工作外判出去,交由“熟行情”的寫手負責,而編輯要做好相關的聯絡和管理工作,面對的考驗和挑戰也就更大了。不過,這總好過一些眾籌平台,連“把關”的編輯崗位都撤走了,完全放棄管理,結果出現很多爛尾收場的項目。

往期回顧

瓊瑤──寫作源於生活的典範

100毛ABC──廣播人的實力轉型

理想中的老闆

作者
娛家

一年三百多日都在拼命奮鬥的傳媒工作者。從小撈電視汁食飯,喜歡深夜聽電台,曾想過當DJ,長大後卻變成了網台花生友,愛聽八卦是非,也愛和讀者分享見聞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