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傳媒圈最轟動的新聞,莫過於《壹週刊》賣盤的消息。《壹週刊》創刊至今27年,引入“狗仔隊”,開創踢爆、揭秘式報道風潮,是風行一時的流行刊物。不過近年銷量下滑,不時有消息傳出老闆“肥佬黎”黎智英有意出售旗下刊物,2013年肥佬黎受訪時回應傳聞說:“賣了我一世變契弟”。如今《壹週刊》賣盤成事實,網友都取笑肥佬黎正契弟。

《壹週刊》是風行一時的流行刊物

作為新聞同業,我就笑唔出,因為可預測一波裁員潮將來襲。當得知被指有“紅色資本”的香港商人黃浩正式收購《壹週刊》,部分“壹仔”員工擔心言論被親建制勢力控制,紛紛表示:“唔會幫佢打工”;另一邊廂,黃浩亦不客氣,聲言《壹週刊》內有百分之五“毒瘤”員工,早戴着有色眼鏡作審判,只要看不過眼就要唱衰,不調查不求證,就寫出偏頗報道,他不要這些井底之蛙,不希望這類“毒瘤”留低。

《壹週刊》賣盤,部分員工都表達對新舊老闆的不滿

“壹仔”員工與新舊老闆的“恩怨情仇”就說到這裡,詳情推介大家睇賣盤事件發生後的首本《壹週刊》(第1428期),封面照片是肥佬黎,標題是“出賣壹週刊內幕”。之所以推介大家睇這期,原因很簡單:賣盤事件剛發生,員工對新舊老闆都不滿,副社長兼總編黃麗裳已決定九月離職,舊老闆話“賣仔莫摸頭”,新老闆又未趕及干預這期的內容……在“無王管”下,這期內容其實是員工發出的“最後怒吼”,可讀性甚高。

賣盤事件發生後的首本《壹週刊》(第1428期),封面照片是肥佬黎,標題是“出賣壹週刊內幕”。

這次《壹週刊》賣盤事件,在非傳媒業的人看來,可能以為“壹仔”員工反應過激,心裡會想“又不是公司宣佈結業,只是換老闆而已,你們有必要‘一哭二鬧三上吊’嗎”?但現實是,有“壹仔”員工聲稱:“情願公司執笠,也不想換老闆。”

做過傳媒業的人都知道,老闆或管理層對傳媒機構的編採方針影響有多大,這是非行內人所能想像的。簡單來說,你原本在某間傳媒機構是表現優秀、前途無限的員工,但某日突然空降一個老闆或上司,對方要求你寫一些“自己不擅長、不認同,甚至不相信”的報道內容,你是一定會仆街的,或許從此淪為公司的邊緣人。近年《明報》管理層頻遭撤換,令部分員工苦不堪言,便是例子。

香港娛樂圈出現青黃不接的現象,娛樂新聞欠吸引力,也是雜誌銷量下滑的原因。

“壹仔”員工如今對肥佬黎徹底失望,可能是因為過去一段很長時間裡,他們在對方身上投放了過多“希望”──肥佬黎的確有很多過人之處,例如憑藉敏銳的市場洞察力,顛覆了整個行業圈的生態。他是與眾不同的傳媒大亨,也是站在反建制立場一方最有力量的傳媒人代表……在這些員工心中,肥佬黎是“理想中的老闆”,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出名用粗口XX人的老闆有日情願做契弟都唔XX你。

行業總有式微的一日,老闆也會有心灰意冷、撒手不幹的時候,打工仔最好時刻裝備自己,不要輕易將命運寄託在別人手上。

往期回顧:

未生──遇上職業瓶頸怎麼辦?

不懂帶人,你就自己做到死

實習記者搞邊科

作者
娛家

一年三百多日都在拼命奮鬥的傳媒工作者。從小撈電視汁食飯,喜歡深夜聽電台,曾想過當DJ,長大後卻變成了網台花生友,愛聽八卦是非,也愛和讀者分享見聞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