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六、七月,公司一下子來了幾位實習記者。由於我幾年前被調離了採訪課,所以很少有機會和他們接觸。最近一次採訪活動中,偶遇一位實習記者,和她簡單交談幾句,得知她是大三學生,剛加入公司兩星期左右,所以對我部門的工作非常陌生,甚至不知道我們在同一個樓層上班!只能嘆句,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就經常在你面前走過,你卻不知道我是誰。

筆者推介的韓劇《匹諾曹》,男主角由電視台最底層的記者做起,一直奮發向上爬。

說起實習記者,我想起了在採訪課的美好回憶。當時我還是見習記者,在整個部門中是個學嘢慢、社交能力差的新人。雖然有些前輩們很照顧我,但我不太懂得如何和他們做朋友,平時交談不多。之後公司來了幾位妙齡的女實習記者,我反而和她們聊得投契,後來我調了部門,也一直和她們保持聯絡。

不過據我所知,對於採訪主任來說,帶實習記者工作,絕對是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我曾看過採訪主任為實習記者改稿期間,臉上多次流露煩厭的表情,口中唸唸有詞,整個辦公室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最令人洩氣的是,你剛看到實習記者有些許進步,他就準備要返回學校了……不過,也有實習記者因表現出色,很討採訪主任的歡心,當他們畢業後回來應聘,便順理成章加入了公司。

那麼,如果想當實習記者,加入大公司還是小公司較好呢?這問題見仁見智,難有定論。可以肯定的是,投身大公司,認識的記者多一點,對自己未來從事這行業的幫助很大;但在大公司,被投閑置散的機率也很高,較難得到真正磨練的機會。換言之,在小公司容易被重用,是否會吃香一點?又未必。因據我所知,某些公司過份“重用”實習記者,甚至將他們當正式員工看待,令他們在實習期間產生負面情緒,連帶討厭記者這職位,從而抗拒入行。

參與雜誌的實習工作,有機會認識到出版刊物的流程。

話說回頭,我是當個實習記者的。那是2009年的事,當時我為某本地雜誌展開為期一個多月的實習工作。令人印象最深的,不是參與專題寫作,反而是每周四出席例會,看編輯和記者們為討論和確定採訪主題,如何雄辯滔滔;還有就是雜誌面世後,我親身參與了送貨工作,認識到出版刊物的流程。直至現在,我仍很慶幸人生中有過當實習記者的經歷。

之不過,說到實習的難忘經歷,相信我一定及不上好友W小姐。曾是記者行家的W小姐,如今已退下火線,專心相夫教子。她的丈夫,也是一名記者,當年W小姐實習時,二人認識不久便一拍即合……所以有前輩說,實習季也是桃花期,該出手時請出手!

該出手時請出手,不要扮柳下惠!

往期回顧:

為新同事做心靈建設

最後一個工作日

給自己的雞湯文──寫在戰友離隊時

作者
娛家

一年三百多日都在拼命奮鬥的傳媒工作者。從小撈電視汁食飯,喜歡深夜聽電台,曾想過當DJ,長大後卻變成了網台花生友,愛聽八卦是非,也愛和讀者分享見聞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