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宣佈當選新任美國總統時,不少誤信主流傳媒和民調的人都大吃一驚。由於美國主流傳媒幾乎一面倒撐希拉里,加上這些媒體公佈的民調亦指她當選的機率達九成,而在過去很長時間裡,特朗普則被描繪成“大魔頭”,所以當得知“大魔頭”準備上台,美國民眾也自然認為“世界末日要來了”,於是集體上街遊行表達不滿。

特朗普當選,在全美各地引發激烈的抗議遊行
特朗普當選,在全美各地引發激烈的抗議遊行

美國著名晨間新聞節目《Morning Joe》有分析認為,主流傳媒要為全美各地爆發的抗議遊行騷亂負一定責任,否則未來只會有更多人選擇媒體所不相信的那條路。相較之下,在社交媒體擁有極高關注度的特朗普當選,也正好顯示出如今真正具影響力和動員力的,不再是傳統主流媒體,而是社交媒體,新一波的媒體革命已然來臨。

特朗普勝選當日,網上瘋傳一張“世界五大狂人”的圖片,這五大狂人分別是普京、特朗普、杜特爾特、金正恩和習近平,他們還被配上金庸武俠小說中五大絕頂高手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稱號。看來說起“狂人”,特朗普在地球上一點也不孤單。

網上瘋傳的“世界五大狂人”圖
網上瘋傳的“世界五大狂人”圖

那麼有人會問,接二連三的狂人領袖登場,是因為地球有病嗎?我沒有答案,但翻查歷史,發現巧合的是,不少有狂人特質或氣場的領袖,都是乘着媒體革命而冒起的。像希特拉、墨索里尼、日本昭和時期軍國主義領袖,他們便正好趕上大眾媒體興起的風潮,令個人政治魅力得以無限延伸開去。

特朗普在網上經常被惡搞,但也顯示出他的高人氣
特朗普在網上經常被惡搞,但也顯示出他的高人氣

然而,傳統主流傳媒如今步入日薄西山的黃昏期,大眾媒體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被新興的社交媒體超越。如果說大眾媒體是“One to Many”,那我們現正身處的自媒體年代,則是“Many to One”。你隨時隨地用手機開啟直播功能,都能成為一個發佈資訊的“媒體”,至於有多少受眾,就要看你如何部署和經營了。而可以肯定的是,在自媒體年代,狂人(或像上期所說的“本土癡佬”)發表的論述,一般要比左膠更“入屋”(左膠有太多“政治正確”的思想包袱),即更易在網上成為大眾談資,其個人曝光率也自然較高一些。

在自媒體年代,狂人的論述更易“入屋”
在自媒體年代,狂人的論述更易“入屋”

這場新媒體革命,也令過去習慣依附政黨的政治人物感到無所適從。以今次美國大選為例,有分析指特朗普個人形象的吸票能力,遠遠強大於他掛着的“共和黨”牌頭,參選時即使有所謂“黨友”公開和他“割席”,也無法撼動民眾對他的支持。還有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說,昔日的政治人物要靠和傳統主流媒體打友好關係牌,才能得到上位機會,那如今看來,憑著鮮明的個人形象或意識形態立場突圍而出,也許才是讓自己取得政治生涯成功的更有效捷徑。

特朗普集“soundbite王”和“惡搞王”於一身,在社交媒體成為cult figure
特朗普集“soundbite王”和“惡搞王”於一身,在社交媒體成為cult figure
作者
娛家

一年三百多日都在拼命奮鬥的傳媒工作者。從小撈電視汁食飯,喜歡深夜聽電台,曾想過當DJ,長大後卻變成了網台花生友,愛聽八卦是非,也愛和讀者分享見聞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