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書展乜乜乜

著名導演李安曾講過“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我就話“每個人心中都一個書展”──乜我去嗰個書展同你去嗰個有唔同?不是的,雖然我們去的是同一個書展,但對“書展”的觀感也許有天淵之別。

愛書之人都希望好書有個好歸宿。
愛書之人都希望好書有個好歸宿。

例如近日結束的香港書展,有人視之為“閱讀聖地”、“淘寶樂園”,亦有人覺得已淪為“散貨場”。不管如何,由1990年舉辦首屆至今,書展的出現,在推動城市閱讀風氣、鼓勵大眾看書方面,是有不少值得肯定的地方。

一年一度的香港書展,有人視之為“閱讀聖地”、“淘寶天堂”,亦有人覺得已淪為“散貨場”。
一年一度的香港書展,有人視之為“閱讀聖地”、“淘寶天堂”,亦有人覺得已淪為“散貨場”。

如果是出版業行內人,不難發現這樣一個現象──逛書展和平日經常光顧書店的客人,是兩種不同的消費群體。簡單來說,書展彷彿散發一種獨特的“氣味”,能吸引到一些平日沒逛書店,甚至不怎麼愛看書的人到場瘋狂消費。因此,一連七日舉行的香港書展,對於一些小型出版公司,是一次很好賺錢的機會,甚至要靠書展的收入撐起半年甚至一年營運的經費;對於一些剛推出著作的新作者,也是一個很好讓別人發現自己作品的平台──據了解,今年有個知名度不高的新作者在場內拿着大聲公力竭聲嘶叫賣:“我是這本書的作者”(在這個幾乎人人都可當作者的年代,要別人指定買你的書是很不容易的),日內便賣出了三本書,放在小書店寄賣一個月也未必能賣多過三本。

在網上粉絲眾多的“毛記”,在書展中擺攤位也是人頭湧湧。
在網上粉絲眾多的“毛記”,在書展中擺攤位也是人頭湧湧。

但是,書商為了能參與這個急功近利的市場,每年都製造了一批錯字連篇、內容不盡不實叫“書”的文化商品。此外,近年書展亦淪為特賣場,書商的瘋狂劈價手段,甚至將賣不去的平價書當廢物棄掉,都令愛書人非常不齒和心痛。先談參展商棄書情況,其實這一早便引來部分環保人士的關注和不滿,今年更有中學生在網上組織“書展救亡小隊”,在書展的最後一日臨閉館前帶備大行李篋到場,“拯救”被書商丟棄的書,將之轉贈他人或捐給非牟利團體。

書展內驚現各類劈價潮,令人質疑如此賤賣的書本身還有價值嗎?
書展內驚現各類劈價潮,令人質疑如此賤賣的書本身還有價值嗎?

由於市道未如預期中理想、想盡快清貨等各種原因,不少書商提前推出減價優惠,八折、七折甚至半價都有,有的更推出100蚊任擸書本活動──嘩,啲書印出來好似唔洗錢咁!此外,原來場內“like我哋公司專頁送書”的口號已不合時宜了。我去書展當日,手機遊戲《Pokémon Go》正式登陸香港,不少人一邊逛書展一邊玩手機,有攤位工作人員更高呼“捉到小精靈送兩本書”的口號……另一邊攤位亦傳來“文學名家著作,100蚊3本(原價80蚊一本)。”的叫賣聲,我走近一看,這些名家包括魯迅、賈平凹、余華等人。唉,教真心喜歡文學的人情何以堪呢?

書商推出各類減價優惠吸引消費者。
書商推出各類減價優惠吸引消費者。

最後,我想借用港漫編劇、《九龍城寨》原作者余兒在facebook的感言作結:“每一本書籍本身都有佢嘅價值同意義,你當佢廁紙咁賣(仲要係最cheap果隻),點解仲要搞出版呢?你唔識尊重書本同作者,佢哋又點會尊重你?”

作者
娛家

一年三百多日都在拼命奮鬥的傳媒工作者。從小撈電視汁食飯,喜歡深夜聽電台,曾想過當DJ,長大後卻變成了網台花生友,愛聽八卦是非,也愛和讀者分享見聞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