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九十年代期間,有圈內人作者曾在報章撰文批評周潤發,指他是帶頭破壞明星制度的人。批評的理由是,發哥是當時最紅的影星之一,但他太“親民”了,平日愛穿街坊裝示人,又會去街市買餸,經常與普通市民打招呼和寒暄,而身為堂堂大明星,發哥應盡量避免讓別人看到自己“凡人”的一面,倘若長此下去,會影響其他藝人云云。

現在看來,這位作者目光短淺,不知道發哥已走在潮流的尖端──藝人要吸納和取悅大量粉絲,就要往“親民”的方向發展。尤其當微博、facebook等社交媒體出現和廣泛應用後,藝人覺得自己如獲至寶,認為不再需要透過報紙、電視等傳統媒體,也能即時發佈自己的第一手資訊,與粉絲直接交流互動。於是,我們看到一眾藝人爭相在status學用“傻的嗎”、“是咁的”等潮語或高登術語,目的都是為了拉近與年輕粉絲或網友的距離。

捕獲野生發哥,是常識吧?
捕獲野生發哥,是常識吧?

隨着傳統媒體的關注度和影響力日漸下降,而且六十至九十年代走紅的那班藝人仍是傳統媒體“重點關照”的對象,新一代藝人要多爭取曝光或上位機會,除了做好自己手頭上的工作,就真的只能靠社交媒體來建立形象,討好網友了。如年前周柏豪在其facebook專頁貼上一張玻璃杯碎片的照片,再附上一段感受,其後這段文字竟成為了網絡潮文,引來不少網友瘋傳,事件更被推上娛樂頭條,他亦從此多了個封號──“大文豪”。

周柏豪的玻璃杯潮文,引來不少網友瘋傳。
周柏豪的玻璃杯潮文,引來不少網友瘋傳。

但事實上,並非個個如此幸運,能靠社交媒體炒紅自己,贏取知名度。

“宅男女神”孫慧雪在無線發展平平,但在網上支持者甚多。
“宅男女神”孫慧雪在無線發展平平,但在網上支持者甚多。

就像上期所說的,其實更多情況是,藝人反過來被社交媒體玩殘,遭網友“圍剿”至體無完膚。究其原因,一是因為時下的很多所謂“偶像”,其實只是一名藝人,並非當紅明星,得不到社會大眾的普遍認同;二是社交媒體的出現,除了讓藝人多了發聲機會外,也讓粉絲和藝人幾乎站到同一水平線上進行對話和討論,而藝人不過是普通人,有些因太早入行、生活圈子窄等關係缺乏社會常識(就像三十幾歲的林峰早前就話唔知可以用八達通搭地鐵),有太多渠道讓他們發表意見,反而容易暴露自己的無知。

李克勤去年底在facebook開火,怒轟上海機場弄丟他的行李,但竟不獲大部份網友諒解,事關他的行李篋貼滿Barcode。
李克勤去年底在facebook開火,怒轟上海機場弄丟他的行李,但竟不獲大部份網友諒解,事關他的行李篋貼滿Barcode。

儘管如此,我們也看不到尤其是年輕一輩的藝人會願意放棄玩社交媒體,一來因為打開facebook看到逾百或逾千的like數或留言,在這個寂寞的社會,這誘惑還是相當大的;二來即使不幸“敗走”facebook,也可跳去玩微博或instagram嘛。要記住,唔好再打字發表“偉論”了,曬“泳裝靚相”和“與寵物合照”才是呃like王道啊!

當網上流出一篇叫〈我諗每個男人心裡面都有一個黃翠如〉的潮文後,翠如馬上寫了篇回應呃like
當網上流出一篇叫〈我諗每個男人心裡面都有一個黃翠如〉的潮文後,翠如馬上寫了篇回應呃like。
作者
娛家

一年三百多日都在拼命奮鬥的傳媒工作者。從小撈電視汁食飯,喜歡深夜聽電台,曾想過當DJ,長大後卻變成了網台花生友,愛聽八卦是非,也愛和讀者分享見聞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