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還有人在記憶中有你的存在,那你就不是孤身一人。”

 

當拾回一切的記憶碎片後,少女顯然地受到了非常強烈的打擊,使她在櫻花道路上雙手按著頭顱跪坐在地上。

她無法想像,原來真相與自己的認知是相差這麼遙遠。

那才不是少年因為意外遇到的車禍而弄傷,也不是因為這次車禍而要留院觀察及動手術,更不是……因為這次車禍及特殊的原因導致永遠留下一道顯而易見的傷疤。

原來這一切,都是自己弄出來的好事。

“為甚麼……會這樣……”

少女非常後悔窺探了自己所封印的歷史,早知道從一開始,就被大家甜蜜的謊言欺騙下去那有多好。

“所以,你要繼續逃避嗎?”

“!!”

突然,像道路上最初段的時候一樣,在櫻花樹之中傳出了聲音,但這次並非是虛無縹緲的自說自話,而是直接對著少女說話。

而這股聲音,正是她所認識的――現在的少年。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想傷害你的……我……!!”

而聽到面對著自己的質問,少女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否定自己的行為。

“這是……伯母吩咐我,當你終有一天解開了自己所封印的這段記憶的時候,我必須引導你的承諾。但我沒想到,你是在夢中解開的呀……”

“咦……”

“我想聽到的並不是你這個繼續逃避的答案。這麼多年過去了,難道你認為我是用虛偽和怪責來對待你的嗎?”

“但是……”

“你的記憶,是從離家出走後直到我找到你時就斷開了;而你的認知,該是伯父和伯母找回你並承諾不再把你逼得太緊後就和好如初了吧?”

“……”少女沒有言語上的回應,只是向著聲音發源地不斷點頭。

“大家,當然包括我,從來都沒有怪責你呀。很小半的關係是因為你的項鍊;但很大半的關係,是我們一直都‘相信’著你呀。”

“咦……”

“失望與後悔其實是非常相似的,大家所謂的對你失望,其實只是後悔自己沒能好好盡到自己職責的另一角度的說法而已。”

“……?”

雖然少女對於理解這種邏輯性的理論需要花不少時間,但這早在少年的預想之內。

“依你的性格來說,你剛剛肯定很後悔自己為甚麼要解開這段記憶吧?那麼,你對自己,‘失望’嗎?”

“……”少女沒有回應也沒有點頭,而是以眼神示意少年繼續說下去。

“這也是相同的道理而已。後悔、失望、怪責,但終究在最後,還是要站起來面對。你不會因為自己的後悔而自暴自棄,其實也是因為你一直都相信著自己呀。

我們也是一樣,雖然也許時間點真的不對,但確實就結果而言,你從挫折裡站了起來並獲得了大幅度的成長及成熟,這才是大家的初衷和目標。”

“但是,我傷害了你……這也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這也是‘等價交換’呀,小姐。因為這道傷疤,我不僅沒有再被閒言閒語,也替我將來的目標下了一個決心。所以,我才是真的要謝謝你。”

“……嗯。”

少女重新站了起來,並把從剛剛開始就焦躁和迷茫的眼神轉變為決意地看著前方。

 

“看來,你找到答案了。”

“這也是託了你的福……呢,我好像從剛剛開始,都變得不像自己了……”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沒有甚麼你是解決不了的。”

“謝謝你……你果然是我……”

“呀,差不多到時間了…那麼,我就說最後的一句說話吧。”

“…嗯?”雖然少女對於被少年打斷了說話感到不悅,但她還是理解這個狀況的。

“你曾經告訴過我的夢想,已經近在眼前了。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讓我們‘失望’的,加油。”

“……是!”

少女以仿如回應告白一般的表情向著聲音的方向回應,這也是她從這截路段開始以來第一次展現笑容。

知道少年已經“離開”後,少女再度踏出了腳步前往道路的終點方向。

 

往期回顧:

Fate Episode. 這個世界的名字是佩維亞蘭德 (VI)

Fate Episode. 這個世界的名字是佩維亞蘭德 (V)

Fate Episode. 這個世界的名字是佩維亞蘭德 (IV)

Fate Episode. 這個世界的名字是佩維亞蘭德 (III)

Fate Episode. 這個世界的名字是佩維亞蘭德 (II)

Fate Episode. 這個世界的名字是佩維亞蘭德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