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strong>第二章. <p> “希梅內斯”十字軍</p> ( XVI–從學手續~下篇 )</em></strong>

氣氛在轉瞬之間寂靜並凍結起來,彷彿時間也跟隨著完全靜止。

雖然我已有心理準備面對這份凝重和靜寂,但真的發生的時候原來還挺是尷尬和不知所措的。

「……又是S級嗎,這個第二戰線,不…世界的命運齒輪今後究竟會有怎樣的變化呢?」

率先打破冰霜般沉默的是蕾莉娜學姐,的確,S級武裝是擁有著改變戰場命脈的絕對武力,所以才會被稱為『傳奇魔導儀』。

當然,魔導力越大越強,等價交換的就是使用者的需求魔力、契合程度以及……

…『控制』的相容性。

要完全控制這些宛如魔力暴食器的魔導儀,其實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這不僅僅是單純魔力耗盡而生理上疲憊這麼簡單;最壞的情況,就是遭到魔導儀的『反噬』。

 

――魔力反噬。

當魔法使控制不到所使用的魔導儀或同調失效的時候,就會被魔導儀宏量的魔力反衝。

而魔力在魔法使體內的存在就像血液和水份一般,總會在飽滿時有一個極值存在。

一旦超越了這個極限值,雖然不會引起任何的生命危險,但卻很大機會會發生一起嚴重的可能性事實。

――魔力迴路崩潰。

最簡單的結果就是,魔法使會失去所有對魔力的控制,變回一個普通人類的存在。

我與菲路加…雖然是已經互為近乎十三年形影不離的伙伴,在基本的模擬戰鬥或實戰訓練下,我也能把菲路加的性能發揮至極限。

但是,我依然未能完全控制菲路加的某幾個魔導武裝形態,這點始終沒有改變。

 

「原來是獨有的S級魔導儀…我在風鳴學園的模擬戰鬥時有看過你使用與基本樣式截然不同的魔導武裝,還有那壓倒性的成績…這樣一切就有合理的解釋了。」

「…是的,因為在風鳴學園時並不需要強制性登錄魔導儀,因此我打算直到現在這刻才把菲路加公諸於世,請你們諒解。」

我回答著敦學長的直述句,也趁機解釋沒有於風鳴學園時登錄的主要原因。

「本年新晉魔法使三位中已經有兩位擁有獨特的S級魔導儀…果然能說不愧是最受期待的一屆嗎。」

「蕾莉娜學姐…除了我以外,我想應該是來自奧斯特芬蘭大公國的同學,她也持有S級的魔導儀嗎?」

「…是的。好了,不說這個啦,我們先來處理登錄手續吧!待會還有些其他手續要完成呢,不要在這裡耽誤太多時間囉!」

「菲路加.撒利蓋亞,原始等級S級,魔導儀樣式為項鍊掛墜,魔導武裝樣式…全方位。」

「全方位……」

「嗯,菲路加的魔導武裝形態共計七個,因此是攻守輔全方位的魔導儀。」

「厲害…要控制著這種魔導武裝,基礎能力肯定是不容置疑的高。我已經非常期待你在明天模擬戰鬥的表現和成績了,祈。」

「別取笑我了,鳴乃學姐,我只是依仗著菲路加的性能而有這樣的成績而已。」

「但風鳴學園的試驗和訓練可是校方所統一提供的魔導儀呢?」

「唔……」

被敦學長的說話反駁,我頓時無法作出回應。的確,我應該對自己的專長和能力更有自信心和自豪心才行。

「登錄完畢,謝謝你,小祈。菲路加嗎…真是一個好名字呢,加油呀,相信你們倆之間的牽絆,一定能在戰場上發出輝煌的光采。」

蕾莉娜學姐輕輕的把菲路加(項鍊)遞還給我,我亦以禮儀式的伸出右手接納。

後來,經由蕾莉娜學姐的帶領,我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都在領事大樓裡處理一些繁瑣卻重要的魔法使相關手續和聆聽相關的規則和指引。

也使我知道了我們在根據地裡幾乎能自由使用所登錄魔法的事情,雖然在某些教學大樓和辦公大樓裡依然有絕對性的限制,但我還是能充分理解並表示同意。

畢竟這也是各十字軍所共識和默應的規條。

(與我一樣持有獨特的S級魔導儀的同學,嗎……)

至於令我最在意的,依然是擁有同為稀有的S級魔導儀的同屆同學,究竟她會是一個怎樣的人、怎樣的魔法使呢?

時值黃昏,敦學長和鳴乃學姐示意我跟隨他們以辦理最後的從學手續,住宿事宜。

兩個S級魔導儀的相遇……看來今後的事情還真的無法預測呢。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