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strong>第二章.<p> “希梅內斯”十字軍</p>(XIII – 從學手續~上篇)</em></strong>

在敦學長和鳴乃學姐的帶領下,我順利的在尤拉卡學院裡辦理了長達三十分鐘的入學手續。

不外乎就是出示入學通知書和風鳴學園的畢業證書,雖然工作人員看到我是風鳴學園的畢業生後,便不斷的對著畢業證書點頭並投以認同的眼神。

接下來就是我必須也在卡斯蒂爾西班牙這個國家內開設一個屬於我個人的金錢儲蓄帳戶,於是兩位前輩帶著我前往根據地裡唯一的資金管理銀行:卡斯蒂爾魔法使銀行辨理相關的手續。

「看來大隊那邊還在寮舍那裡,很好。這樣子我們果然就不用跟他們一起堆積著手續以致浪費過多的時間了。」

「嘛,說起來也是…我跟大伙的手續應該多出一截吧?除了這些基本的以外,我也許還需要登錄一堆的身份或相關手續……」

對於敦學長闡述把我獨自帶出來成為別慟隊的原因之一,我也不禁慨嘆著同意。

當然,撇除魔法使的身份下,我始終也是這個根據地…這個學園的學生之一,因而我在處理與自己有關的魔法使手續的同時,亦必須處理日常生活的基本。

若果我跟隨著大隊共同行動的話,相必今天一整個下午也無法處理好吧。這些切身的事情,果然還是盡早的處理了更好,不然拖著或延遲的話,只會令自己多擔心一件事情而已。

(不要耽誤、不要拖延、先發制人。魔法使必須用最快速的時間和最效率的方法解決事情。)

我默唸著『魔法使憲章』的第十一條,走進現時間只有零星顧客的資金管理銀行。

看來來到這裡後,本來我認為單純只是教條上的魔法使憲章條文,還原來真的是有需要運用和實用的時間呢。

 

後來,我從鳴乃學姐的措詞裡得知,希梅內斯十字軍的根據地――亦即包括著整個索菲亞皇后城地區都是魔法使公會的直轄地,以常理或較為簡單的言語來說明,就是屬於『軍事機密』的地區。

對於這點我在某程度上也表示同意,畢竟是因為要面對戰爭而設立的戰爭學院,本來就不應該與我們需要保護的對象――普通人類作出過多的聯繫。

在紙上談兵的角度而言,就是不要干涉到戰爭行為,以免被捲入戰火的漩渦之中。

但之所以像這樣只是空談理論,是因為在我從剛剛初次踏入根據地後,顧客或是觀光者的人數比我們學生群體還要多。

「與外面的世界一樣,索菲亞皇后城只是形式上的『魔法使基地』;以學園的角度來說,她確實是一個讓大家共同研討和集思廣益的公眾地方。

櫻彌皇國的十字軍也許規條上會有較為嚴謹的限制,但在這個西歐羅巴地區,就要放棄一直以來鞏固著自己思維的教條。」

「嘛…雖然當每個季度一些重要的時刻或是遭遇突發事件的時候,又會是完完全全的另外一種說法嚕。」

聽著鳴乃學姐如此說明和補充,可以聽出她或許最初在一年前來到這裡的時候,也是與我心想著相同的問題,與尋求著相同的答案。

――那個一直束縛著我們魔法使群體的答案。

 

「不過,『上層』的決定我們雖然不會理解得像他們自己所想的透徹,但是也沒有必要刻意去猜度他們的想法和戰局。

縱使是普通人類,也有權利決定自己所走的路與必須承受會遭遇的風險和危險。我們不是預言者,不需要去干涉別人所過著的生活。」

知道我在猜想著些甚麼的敦學長,用半說教半隱喻的方式解答我的困惑。

的確,雖然我們在十字軍裡是比較接近於『主角』的存在,但依然需要聽從十字軍『上層』的老師們、或是魔法使公會的命令。

至少,並不是自把自為。亦絕對不會容許。

理解到這些言語背後的含義,我亦只能表示出同意或接受的態度。既然從以前開始這個與常人不一樣的身份就一直是這樣,那亦確實無須刻意去高調或改變。

這就是,本應是屬於自己獨有的地方,卻又強制變得與常人無異的答案。

 

「但是…」

「…嗯?」

敦學長和鳴乃學姐突然停下了腳步,這時我才注意到我們已經抵達一棟約三層高的巴洛克式建築風格的建築物前方。

以與剛剛兩所學院的距離比較,大約是慢步十五分鐘的步程。

而單從莊嚴的風格與神聖的氛圍來感覺,這肯定不是一般的學院建築物這麼簡單。

「我們是這裡的『主角』,這點是不會改變的事實。」

鳴乃學姐補充敦學長那斷軌了的連接詞,雙手叉腰並滿懷自信地向我直言,於是亦彷彿在我的心靈之上施打了強心針。

 

羽衣附錄 – 世界觀補完/名詞解釋

 

―― 『魔法使憲章』

由佩維亞蘭德魔法使最高評議會所制定,是魔法使執行任務或作戰時行動的准則。魔法使憲章共分為十三條,所有的魔法使都必須從小就學習並銘記在心,並須嚴格遵守。是類似於所有魔法使的座右銘或心得的精神依存。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