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尤拉卡學院是大家上課和進修的地方,那麼以完美比例背對著學院的這個教堂式建築物――『萊昂諾爾.雅典娜學院』就是大家的課外活動中心和各社團運作的地方。

…除此之外,這所幾乎位於整個希梅內斯十字軍的中心的學院,還有一個最為特別的功用,而這個功用亦是這個十字軍創立的『根本的原因』與『為傲的結果』。

嘛,也能夠說成是,我今後會最常駐在的地方吧。

「終於能看到萊昂雅典娜學院了呢,呀,你看!祈,女神雕像下方的正八面體水晶及其領轄的一整層,就是你今後最常活動的地方對不?」

「…是啦,泉,別像個不知道是從哪個郊區來的鄉里分子似的…另外把音量減少一下,這樣說很引人注目…」

「哼…如果我是你呀,我肯定會宣揚這專屬於自己的主場呢。你說對嗎,俊介?」

「每個人性格都不一樣,別玩弄祈了啦,泉。她的怕生性格你也不是不知道的。」

「好啦好啦…不過,說真的,如果有機會的話,真的希望能造訪『那個階層』至少一次呀。」

「…我也不知道這裡的規則喔,待將來我與各前輩和同學們混熟了再說吧。但是,期望也不要太高,畢竟你也知道那裡姑且也是機密性的。」

「我開玩笑的啦,別放在心上喔!」

「……嗯。」

雖然泉在聽到我的答覆後依然以說笑和玩樂的口吻來回應,但我知道其實在她心裡真的非常想親眼目睹自己所憧憬著的事物以及自己所無法可及的領域。

因而,我也打從心底真的很想幫助她實現她這微小卻純真的願望,然而,在戒律和規條上的束縛之下,我並無法以自身的前途去挑戰這些命題。

 

――代表萊昂雅典娜學院的勝利女神萊昂諾爾.雅典娜的雕像下層,就是代表著希梅內斯十字軍的『戰鬥』和『歷史』的地方。

我今後會最常駐在亦是最常活動的地方。

那裡是希梅內斯十字軍的魔法使總指揮部以及我們訓練的地方。

 

魔法磁浮巴士到達設置於凱旋廣場的車站後,我們亦收拾後好位於車上較為貴重的隨身行裝,並在前輩們的指示下一個接一個地在前方的車門下車。

畢竟這次也只是短暫性的,我們距離生活的居所或寮舍依然有一定的距離。所以在這邊完成某個手續後,我們又要重新乘上這台巨大的陸上交通工具。

…這是我在車上聽前輩們的說話及在到來前查看的有關今天的流程表之前的認識。直到目前為止。

「啊,戒崎同學,你的話可能要整理好所有的行裝。我們剛剛接到通知,你將會跟隨『你的前輩們』辦理一堆相關手續,然後再在居住寮舍中會合。

至於行裝上的不便,我們亦可替你運送到你將要居住的房間,請問你的意見是?」

然而,我卻聽到了這般彷彿打斷了我預設好的時間表的疑問句。

「替我運送到我的房間吧,謝謝。俊君和泉,麻煩你們替我跟進了。我回到車上整理一下需要在這段時間隨身的。」

「沒問題,交給我們吧。」

「晚點再會啦,祈!」

由於只有我一人獨自成為『別慟隊』,因此想當然亦惹來了不少同輩們的注目,亦或許,這個『注目』或多或少是因為我即將要與這個學院的『現役英雄』會合吧。與泉一樣對此抱持著憧憬的,其實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反倒是……我自身卻變得十分緊張,雖然在希梅內斯十字軍的現役魔法使學生裡有兩位是來自於櫻彌皇國的前輩,但名單上還有三位前輩和兩位同輩,都是來自於世界的不同國家,我們之間當然素未謀面。

(要是大家都是能好好相處的戰友就好了呢…)

在心想著的同時,我聽從前輩的指示,獨自一人走向萊昂雅典娜學院的正門。

團隊合作是作戰上一個非常重要的指令和精髓,雖然每個魔法使都能成為獨當一面的戰士,但身處於無情的戰場上,就一定要把自己的高傲心放下。

不然受到反噬的可不僅僅是自己而已,就連戰友們也很可能會一併牽連在內。

我暗自下起決心,絕不能再重蹈覆轍。

 

在正面的視線能看到萊昂雅典娜學院的正門已經站著一男一女並往我的方向注視,由於我已經早在櫻彌皇國認識到兩人,因此我亦馬上就能把他們辨認出來。

(歡迎來到希梅內斯十字軍――第二戰線上的我們的家。)

聽到腦海裡傳來一陣青年男性的聲音,我微笑著加快了腳步往他們的方向奔馳。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